“不走主流,从这能过去吗?我们是朝廷给前面送东西的船。”

“能?百石的船会不会卡住?我们带的是军资。”

“给你一缗钱你说实话,别打人,我信了。”

“真给你钱,谢谢,不用你蹬。”

“好几天呢,你跟来你不干活了?”

黄河上面,两艘船在快速前进,然后不清楚那么多支流和河流,想问一下。

对方说通过支流连接,能够一口气跑到最前面。

他们问的是晚上下虾笼的渔民,他们提钱,对方要打人。

然后对方的儿子上到第一艘船上,要帮忙指路,同时一起蹬。

这边的支流无数,一个是没有认为破坏改变,另一个是不属于小冰河时期,天暖和得连吐蕃都能大量种植作物。

“你是大唐人吧?”蹬船的人里面有一个让开位置,人家就想蹬,不让蹬就不给指路。

“废话,我不是大唐人我会管你们死活?你们差一点就进湖里,还得回来。”

清新水嫩T恤短裙少女甜美迷人笑容写真图片

蹬船的年轻人第一次玩这种船,使劲蹬。

他的腿部肌肉力量并不差,因为他家用的是桨船。

桨船给人的感觉是手臂划动,实际上脚和腰也要使力气,尤其是逆流的时候。

现在手抓着扶手,脚使劲踩,感觉新奇。

“那你知道现在打成什么样了吗?咱大唐吃亏没?”踩着螺旋桨船的人询问状况。

“把吐蕃给打跑了,以前我们过来得给吐蕃人钱,有时卖点东西。”

本地人丝毫不避讳他们与吐蕃人有交易的事情。

“现在呢?你们少赚钱了?”

“现在打鱼,吐蕃人不会打鱼,他们那里的鱼还好,我们给东西换打鱼的机会,他们也不抓我们……”

这人介绍起情况,别看大唐和吐蕃打得厉害。

实际上当地百姓可以通过一些手段买通吐蕃人,然后获得利益。

吐蕃部落在水边,能够拿到好处,何必去抓人,抓了就没有别人过来。

双方就形成这样一个平衡,就跟李易那个时候地球另一边说世界第一强国的军队打阿富汗,然后交过路的保护费一样。

战争中不影响合作,该付出的就付出。

“天亮之前能到不?”

“一会儿就到了,你们都不知道现在在什么位置是不?”

“我们运的是军需。”

“不军需我会帮忙?终于打过来了,以后这边就咱们大唐说得算,我想怎么捕鱼就怎么捕鱼。”

“战斗激烈吗?”

“上哪激烈去?吐蕃都跑了。”

“跑了?”

“打跑的,一阵轰隆轰隆,听说那个谁,叫,哦,扎西库热,最后不到三百人,跑了。

然后别的千户一看,你们那么多人都被打成这样,咱们也跑吧,就都跑了。

现在隔着河跟咱们的军队叫嚣,就应该风好一点,往西吹,慢慢吹,热气球过去炸他们。”

“你还知道这个?”

“谁不知道啊,咱们现在画图呢,画水的图,等画好了告诉咱大唐的兵,不用非盯着黄河主流去偷袭,”

“不走主流可以?”

“咱们现在走的是什么?走主流得从下面绕,二十多天呀–>>

,不,你们这个船,五六天吧。

你们这个是什么船,咋这么快呢?卖不卖?租也行,跟飞似的。”

“租船捞鱼?”

“捞鱼用我家的船就够用了,我们想给前面的大唐将士送东西,你想啊,占下来,就不用给吐蕃好处了。

咱们自己人占的地方,随便捕鱼,我还能上岸采蘑菇,这里的蘑菇好,要是带着弓,打两个野味,回家有肉吃。”

“这船不行,这个特殊。”

“知道,我们就想要个轮船,两个大轮子,上次见到了,那个也不错,桨船胳膊累,划到地方没力气拉弓。

逆流,走小的河,一样累,今年我家想多猎两张皮子,我侄子刚出生。

冬天到来前,给他做个衣服,别冻死了,小孩子一冻就生病。”

“到地方我相信他们在打猎,管他们要几张皮子,送给咱的小侄子。”

“行,我信,这船一般人别想见,李家庄子的?”

“羽林飞骑。”

“居然是你们,说好了,给我皮子,我给侄子,我也不占你们的便宜,以后你们过来,我随时看河,帮你们带路。”

“这里有十缗钱,认不?认就拿着。”

“认,但不能拿,瞧不起我?我是想要皮子给侄子,你们是羽林飞骑,弓箭厉害,骑术了得。”

“成,到地方,我亲自给你猎。”

“我就这个意思,到地方我撒两网,给你们鱼吃。要不是有小侄子,我什么都不要。”

“那你……”

“到了,不对,别放箭,羽林飞骑,我是当地大唐人,打火把过来。”本地人突然大喊。

刚才那边有火星闪烁,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对方要放火箭。

“口令!”那边喊过来。

“我哪知道口令?我带羽林飞骑过来。”本地人怒了。

“ABCDE,羽林飞骑。”船上的羽林飞骑回喊。

“等着。”那边回应。

“我会被灭口不?”本地人想要跳水。

“不会,何况你跳下去也游不过我们,我们有防水的手电筒和水镜。”

“以后我喊这个口令就过了?我记住了,怎么办?”

“不是,你看就知道了。”

骑兵过来了,打着火把。

“小团啊。”骑兵就是羽林飞骑。

“老猴啊,赶紧的,两艘船,一船三组窜天猴。”船上的人看到对方的样子。

“真他娘滴快,累懵了吧?快去,一刻钟就到,贴这边走,吐蕃被顶到河那边了。”

“有皮子没?我这兄弟侄子出生,没什么好礼物,羊皮给一张,兔子皮至少六张。”

“牦牛皮一张,等一下。”

一大张牦牛皮被送来,折叠之后也是一个大捆子。

引路的人不蹬船了,到后面抱住,在那傻笑。

这一张牦牛皮,等侄子满月,就是大礼。

整张的牦牛皮往地上一铺,小家伙放在上面,算是有天有地了。

牦牛皮太大了,以后娶媳妇儿就是侄子的家产。

一张牦牛皮相当于一个房子,两个人裹在一起睡没问题。

加上其他人给的羊和皮革,日子就开始过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