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翰墨想要陆尘让不死魔族放了他妻子的元神,翰墨的妻子当初被不死魔族的裁决者杀死,元神被镇压,现在还一直镇压着,没有被放出来。

事情的起因也很简单,翰墨本来有六个儿子,在蛋壳中带了千年左右才出来的,出来之后,大儿子极具天赋,比其他五个弟弟都要出色的多。

当初破灰色宫殿,不止两族要派出天骄,这里面的妖兽一族,本土神风古国实力也要出力,把最出色的天才挑出来去破宫殿。

翰墨的大儿子被征调,还死在了灰色宫殿里面。

翰墨的妻子因为受不了大儿子的陨落,怒气冲冲的杀上了不死魔族,屠戮很多不死魔族的人,还击杀了两尊圣君。

这件事情影响很大,最终引出不死魔族的裁决者出手,裁决者出手格杀翰墨的妻子,把元神镇压在裁决魔殿中。

当初来征调他大儿子的是黎华,这也是上次黎华带着陆尘到来,翰墨对黎华杀意冲天,很想宰了黎华的原因。

但是他不敢,因为他怕引出裁决者把他也镇压,如果他被镇压了,五个儿子很可能会被杀死。

陆尘破了三座灰色宫殿,对两族能够出去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翰墨觉得只要陆尘一开口,裁决者就会把他妻子的元神放出来。

翰墨说完前因后果,苦笑道:“事情就是这样,劳烦了。”

陆尘摸了摸下巴,道:“没问题,等不死魔族的圣王来了,我就和他说这件事,交涉一下。”

“多谢”

闭月羞花

翰墨顿时抱拳说道。

陆尘道:“翰墨前辈,不用客气。”

过了一天,陆尘找到巫羿前辈,商量一件事情,巫羿听完陆尘的话语,看向陆尘的目光带着意味深长。

不过,还是答应了陆尘的请求。

第三天,众人就感受到了一股至强的圣威弥漫,很快巫战府邸的高空中就出现一行人,为首男子负手而立,面露威严之色,身上流转至强的圣威。

此人当然是聂圣王了。

聂圣王的身边跟着七八个青年,都是不死魔族的精英弟子。

聂圣王出现之后,巫羿也出来了,翰墨也出来了,毕竟这关乎到他妻子能不能出来。

聂圣王看了翰墨一眼,随后看向巫羿开口问道:“巫羿,你有何事要商量。”

本来他们是在外边汇合的,但是巫羿告诉他来大巫城有事情商量,于是聂圣王就来了。

“你问这位小友”巫羿指了指陆尘。

聂圣王看到陆尘,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此人肯定是来索要报酬的。

聂圣王看向巫羿,道:“你们给什么,不死魔族同样给什么。”

“巫体界给了你什么好处”聂圣王看向陆尘问道。

陆尘说道:“没什么,区区雷积液两百滴,六把圣器而已。”

“什么”

聂圣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掏了掏耳朵,瞪大眼睛,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聂圣王感觉耳朵出现幻觉了,巫体界居然给了陆尘那么多东西。

光光两百滴雷积液,价值就非比寻常,这可是锻体的无上宝液,尤其是他们还没有回到上界天,现在身上的存货也不多了,除此之外还要六把圣器法宝。

破坏一座宫殿,巫体界给这么惊人的一笔资源,他们是疯了吗。

聂圣王看向巫羿的眼神明显充满了不信,巫体界比他们都需要雷积液,因为雷积液可以锻体,巫体界缺的就是这种,怎么可能舍得拿两百滴出来。

陆尘微笑道:“你没听错,巫体界就给了我这些,比你们不死魔族大方多了。”

“我不信”聂圣王冷冷的说道。

“请前辈以神念窥探”陆尘五指张开,扬了扬手中的纳戒,看向聂圣王微笑道。

聂圣王眼神中闪烁着怒意,神念入侵纳戒中,顿时一惊,里面果然有两百滴雷积液,还有六把闪闪发光的圣器法宝。

聂圣王眼神不善的看向巫羿:“你们真舍得下血本,不过我不死魔族请不起。”

聂圣王冷哼一声,准备愤怒离去。

陆尘微笑道:“前辈别急着走啊,话还没有说完呢。”

聂圣王回过头来,眼神冷冷的看着陆尘,看看对方还有什么好说的。

陆尘说道:“这是套餐价。”

“套餐价”

聂圣王满脸懵逼,根本不懂套餐价是什么意思。

陆尘说道:“两百滴雷积液外加六把圣器是破坏三座宫殿的酬劳,并不是一座,怎么样,这样是不是划算。”

“而且,并不需要你们两方的精英弟子进去,只要带路让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顿了顿,陆尘继续说道:“你想想,如果你们的弟子跟我进去会死在里面,三座宫殿,死上一二十位天才不可惜吗。”

“现在不用死人,还能破坏三座灰色宫殿,两百滴雷积液加六把圣器是不是很划算,价格绝对公道,童叟无欺。”

聂圣王:“…..。”

聂圣王眼神却缓和了一点,他先前还以为破坏一座灰色宫殿就索要这么多资源呢,原来是三座灰色宫殿的。

在聂圣王继续沉默的时候,陆尘继续说道:“我只要两百滴雷积液就行了,六把圣器不要,不过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把翰墨前辈妻子的元神放回来,怎么样,这个交易如何。”

“青灵的元神”聂圣王看了一眼翰墨。

翰墨的妻子是麒麟族人,名叫周青灵,做了三十多万年的老邻居,知根知底。

“我需要禀告大天尊”聂圣王开口道。

“给你两天时间”陆尘说道。

聂圣王像看傻子似的看了陆尘一眼,随后站在原地不动,约莫三分钟后,聂圣王回过神来,道:“裁决者大人同意了。”

陆尘听到这话,顿时露出了微笑。

远在千万里外,裁决魔殿。

幽冷森严的宫殿中,一张白色的床上,斜躺着一个拥有完美身段的女子,身段如同水蛇一样柔软,玉体半隐半现。

在往上看,是一张魅惑与妖艳组成的脸蛋,肤如凝脂,红唇娇嫩,尤其是一双眼睛更是美轮美奂,如同黑宝石一样璀璨。

“有趣,外界来的一个小鬼,竟然接二连三的敲诈我不死魔族”这女子红唇轻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随后,用慵懒的声音说道:“来人。”

话音刚落下,角落里出现一道黑色的身影,用恭敬无比的语气说道:“尊敬的裁决者大人,请问您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