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静思朝着老孙看去,这是一位身材粗壮、不休篇幅,看上去特别随性的一个人,她知道他,这是闻霆钧特意请的总工,像老孙这样的人,她从前也见过,别看他们表面上漫不经心、满腹牢骚,实际上很是有几把刷子。

老孙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看到徐静思呵呵笑了两声,没有吱声。

徐静思也笑了笑,“孙工请坐,大家都坐吧。”

屋里哧哧啦啦拉凳子的声音,还有相互交头接耳、小声嘀咕的声音,一时间难以安静下来,等了好一会,整间屋子内的声音才小了一点。

冯玉波走了过来,他站在了徐静思身边,跟众人介绍徐静思,“跟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徐总。”他说完看了一眼徐静思。

徐静思点点头,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大家好,我是徐静,因为闻总不在,所以由我来给大家开个会,主要是有件事情想让大家帮忙出个主意。”

“徐总,”老孙拉上了长腔,“今个来的那几个工程师说…….”

徐静思闻言差点一身冷汗,她当机立断,“孙工,”她一句话打断了老孙的话,她的语气不变,但是眼神里已经带上了凛然,“孙工,我记性不太好,我先把要说的说完可以吧。”

此刻,她无比的庆幸,尽早的把大家召集起来,如若不然,楼体承重的事情,他们一定会在私下里议论。

徐静思虽然是商量的口气,但老孙却闭了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不是很确定…….

徐静思深吸一口气,调整了心态,缓缓的说道,“知道我的人或许了解,我这边有在做一些事情,所以多注册了两个公司,生意还不错。但是目前出现的情况是,办公室不够用,大家也看到了,咱们开个会商量个事,也只能在这种简陋的地方。”

“所以我想问一下,以咱们现在的队伍,如果把主体停下,先去完成副楼的工程,最快要多久!”

森系氧气美女雪白长裙丛林写真图片

其实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必要拿出来去问他们,可是眼下,闻霆钧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她只能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讲。

徐静思的话问出去了,但是全场一点回应都没有。

冯玉波指名老孙,“老孙,你说。”

老孙双手环胸,漫不经心的说道,“工期是快还是慢,还不是听你们老板的?你们要求快,我们就死命干,你们不要求,我们就慢慢干。”

徐静思……这话怼的,她无言以对!

“老孙,你这是在跟徐总说话,不是我……”冯玉波低声说道,“你注意点。”

老孙瞥了冯玉波一眼,“我说的原是实话,不喜欢听可以不听。”

“孙工说实话自然是没错的,”徐静思看着老孙,无视他的傲慢,缓缓的说道,“但无论是快还是慢,都得有个时间吧,或者您说需要几个工几天能做完。”

老孙松开了双手,也坐直了身体,“两百个工,一个月封顶,要是现在全工地的人放下主体不去建,先去做副楼,不仅一个星期能封顶,内墙都能弄的差不多。”

徐静思一边听着一边从笔记本上迅速的记下来,这速度很厉害了……

只是她字还没写完便听老孙又道,“但有一样着,快可以,钱得到位,加一分钟的班就得多付一分钟的加班费。”

“孙总说的是,”有人开口符合道,“钱得到位啊,还有,咱们工地管的也太严了,罚款太多,这也罚款那也罚款,一次忘带安全帽都得扣一块钱,工人们从早干到晚,一天能挣几个一块钱,说扣就给扣去了,再这么扣下去,人员都跑没了。”

这人先是符合,说着说着便成了牢骚,他一发牢骚,众人也都开始‘纷纷发言’。

这个说,“对,还有这个要求天天上班开早会也就算了,还得让大家签名,我们队上那一帮家伙,有几个能认识字的,有几个会写自名字的?徐总,差不多就行了,别太过了。”

那个说,“就是啊,不仅忘带安全帽罚钱,宿舍里乱了也不行,弟兄们一天到晚的干活累个半死,让这些人怎么讲卫生?”

……

徐静思耐心地听着,她照单全收。

冯玉波着急,这帮人在徐静跟前是什么都敢说……

徐静思看出来冯玉波的不快来,她看了看冯玉波,给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等大家的声音弱了下去,她才气定神闲的说道,“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做工地最怕的就是出事故,只是擦伤、小伤的还好,赔点钱说几句好话说不定就能过去了,但若是失去了生命,如何挽回?”

徐静思一句话,说的全场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