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哀嚎,此起彼伏,似无休无止,回荡在密林之中,像极了厉鬼索命前的呜咽!

“你你……你竟然会搜魂之术?”

青年六少面白如纸,已是怕的浑身多说,可身体却怎么也无法移动分毫。

陆川没有回答,只是抓着那人的天灵盖,一缕缕氤氲光泽,以诡异莫测的方式,注入其命窍之中,双目内更有摄魂神光闪烁。

“啊……”

不多时,那人便是惨叫一声,浑身一个抽搐,便既七窍流血,屎尿齐流,再也没了声息。

“不要白费心机了,我们都修炼有自家封神秘术,搜魂之术对我们没用!”

青年六少强打精神,颤声道,“你想要问什么便问,在下必然知无不尽,绝不会有丝毫隐瞒!”

“呵!”

陆川玩味一笑,淡漠道,“所谓的封神秘术,某家已经见识过了,确实精妙非凡。

若非此前一直以慑魂之术影响尔等六识感官,再辅以秘药侵染,怕是早就已经察觉到不对。

优雅小妹的诱人气息

但这封神秘术,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难以解除。”

“你……”

“就像现在!”

陆川缓步上前,如法炮制,将青年六少抓到近前,眸泛奇光,幽幽道,“只要封住识海,神识足够强大,不计代价的话,你们就如同一个筛子。”

“你你……放我一马,我家老祖乃是……啊!”

话未说完,青年六少便既四肢抽搐,凄厉惨嚎开来,再无此前高高在上,眼高于顶的超凡之意。

“就让我看一看,你这高家嫡系,知道些什么隐秘!”

陆川眉心祖窍中神光奕奕,以一种奇诡的方式横推而出,蛮横无比的冲入对方识海,肆意搜寻着。

通过此前的秘药侵染,很容易便找到了其神魂所在,那是一团并不强壮,甚至不成人形的模糊光影,却也是人体最重要,隐藏所有秘密的核心所在。

不需要怜惜,不需要任何顾忌,以摧枯拉朽的方式,神识彷如一张大网,整个笼罩上去,肆意切割消减。

此时,这团神魂就如剥了壳的鸡蛋,又似是被层层剥开的洋葱,更像是洗白白的小羊羔,等着主人的临幸,无反抗之力。

在陆川强横的神识之下,青年六少的一声,彷如走马观花般的幻灯片一般,一闪一闪的播放开来。

对于不重要的事情,自然是直接一闪而过,甚至将之细碎。

左右,最终也是一死,陆川可不介意对方会怎么死。

不得不说,青年六少这短暂的一生很精彩,普通人难以想象,堪称精彩纷呈。

可也就是不过如此了!

但当陆川略过那些无关紧要之事,正向内里推进之际,蓦然察觉到一丝不妥,冲入其中的神识,几乎是在下意识间,便既化作一团。

嗡!

无形的幽蓝色毫光,彷如一朵水晶莲花绽放,须臾之间化作丈许高下,赫然是一尊人影,周身缠绕江涛波动,似有亿万海浪湍行。

“哪位朋友在跟我高家小辈开……”

话音未落,便有一股强横神识,蛮横无比的撞了上去,真如一座巨山横空,兜头砸落。

“嗯?”

那人影似有所觉,猛的抬头看去,便是面色一变,想也不想的双手一展,引动浪涛起伏席卷。

轰隆隆!

神秘空间之中,似有惊涛骇浪划过,惊雷滚滚轰鸣中,浪涛骤然溃散,整个空间都似乎破碎一变,剧烈波动开来。

“神念化生,本座记住你了!”

依稀间,似有饱含不甘的惊怒低喝传来,随着神秘空间的崩塌而湮灭消散一空。

“哼!”

而在外间,陆川冷哼一声,随手将七窍流血的青年六少扔给那高家铜尸,眸中神光闪烁,“神念化生,刚刚那应该是神藏人仙的神念附体。

看来,这所谓的高家六少,身份确实了不得,竟然能得人仙护佑。

但那又如何?”

不得不说,此行还真是抓到了一条大鱼,可惜没能早做防备,否则的话,即便有那人仙神念俯身,他也能在最后关头,看一看那高家六少神魂中到底藏着什么隐秘。

并非是陆川多想,若非如此的话,区区一个先天后裔,怎么可能得神藏人仙神念俯身护佑?

出现这种状况,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知道大秘密,要么就是天赋超凡。

以陆川的眼界阅历,如何看不出,这所谓的高家六少,虽然称得上一声天才,却也没到超凡的地步。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但陆川并不气馁,之前那个拿来做练手的高家人,记忆中的东西虽然不多,却也让陆川能够粗略了解,上界的琅琊福地,大体是一个怎样的境况了。

再结合当年所知的种种,至少高家所在的大体方位,亦或是普通隐秘,对于陆川而言,几如掀开了那层遮羞布。

当然,仅仅是这些的话,还远远不够。

区区一个先天,而且是没有前途的武者,哪怕是高家人,也不可能接触到真正的隐秘。

但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却也足够了。

陆川只要一个引子,能够让他去往上界之后,不至于抓瞎,便足够了!

更何况,除了高家之外,还有那么多家,等着他‘临幸’呢!

……

时光如白驹过隙,晃眼已是月余而过。

日月峡中,杀戮时刻在上演,每一天都不知有多少人因种种而丧命。

即便是那些上界来的人,也是如此。

但他们没有发现,因为这些人自恃修为实力,浑然不把此界之人放在眼中,哪怕从此间武者口中得知,有一个数百年前的人魔复生,也没有人在乎。

在这些人的认知中,此间不可能出现这种人,否则的话,数百年来,几十次在此间进进出出,家族之中不可能没有记载。

通常而言,经验主义大体没有错,可天道五十,总有那遁去的其一,成就了四九天数!

所以,当这些人四散开来,肆意驱使此间武者,在日月峡中搜寻宝物,时不时虐杀几个取乐之时,就没有想到,自己也成了猎物。

只不过,猎人很小心,也很谨慎,每次出手,都是抓走其中一个,搜魂泡制,最后尸骨无存。

但事实上,这世上不止猎人聪明,猎物往往也会心生感应。

按照族中记载,这个时间段里,各家在此间的后裔,早已派人在此等候,至多就是耽搁几天而已。

可现在,都一个多月了,两界交互第二次平衡都快开始了,还不见人人影。

事出反常,必有妖!

渐感不安的上界世家子弟们,也觉察到了不对劲,开始抱团了,组成一个个小团体,对此间武者也不再肆意打杀,而是改为奴役的同时,画下一个个大饼。

在去往上界,追寻高深武道,寿元增长的诱惑之下,很快便聚集了一大批人。

当人族抱成团,不说万众一心,至少力气往一处使的时候,往往会迸发出超乎想象的变化。

上千武者,在近百先天强者率领下,分成几批,对日月峡进行扫荡。

此番,没有了黑蛟龙那等恐怖存在打头阵,日月峡中的异兽珍禽,近乎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除了几种能够大洞或飞天,又异常警醒的异兽珍禽外,只剩下了些许没有多少利用价值,甚至是毫无价值的异兽珍禽。

不得不说,这些上界人还是很有一套的,收起了那高高在上的做派,画下大饼的同时,又以强大武力威慑,将这些人拧成一股绳。

可惜,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不过是梦幻泡影。

陆川依旧隐藏在暗中,不是没有将这些人一杆子打死的能力,而是还不到时候。

上一次两界交互,日月峡中的宝物,都被搜罗一空,他自己也没得到多少,至多就是有两三成而已。

但此时,他作为猎人,自然要有耐心,等着猪猡养到最肥,才会展露獠牙,开始宰杀。

唯一让陆川没有料到的是,就在两界交互再次平衡,所有人齐聚一堂之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亦或者说,这个早已被陆川抛之脑后,连正眼都没瞧过的家伙,竟然带着大军赶来了!

一万黑虎玄甲军,虽然离开了坐骑,却依旧带起了无边肃杀之意,包围了上千武者,哪怕其中有着近百先天存在。

永德帝,这位被陆川一言而决,废掉的大魏皇帝,不仅没有被新皇弄死,反而重新控制了大魏第一禁军,率众而来。

这不仅出乎了陆川的预料,同样让在场所有人为之变色。

那些自以为控制了此间局面的上界人,更是面色难看,按照以往的预估,此时的天下,应该早已大乱才对,谁也无法借助大军的力量。

为何造成这般局面,当然是因为,各家需要公平竞争。

否则的话,百万大军横推之下,除非是十三家联手,否则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当永德帝表明身份时,韩家之人当然是最高兴,而且凭着在十三家中的最强三大家族之一的身份,强行收缴了此番所得的大半宝物。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毕竟,无论在任何时候,拳头大,都是硬道理!

韩家人也不笨,没有赶尽杀绝,毕竟他们算是作弊了,并且从永德帝那里得知了人魔的真正身份,也需要其他人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