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筑基丹。”楚程摇了摇头,到了现在他也不知道长孙堂到底要炼制什么。

长孙堂所说的是炼制极道丹,但极道丹的丹药配方,并不是交与他收购的灵草。

楚程收购的灵草,都是大补之物,一般都是用来炼制疗伤丹药。

“不是筑基丹?”陈音疑惑,聚气修士要突破筑基,筑基丹是必要准备的丹药。除了筑基丹,他还没有听说过还有其他丹药能增加筑基几率的。

“听我师尊说,他要给我炼制一炉极道丹。”楚程想了想,还是把这件事给了说了出来。

“极道丹?”陈音一愣,有些不敢相信道:“极道丹,我好像听说过。可是这是传说中的丹药,长孙长老的炼丹之术,虽在青洲之中能排的上号,可也不过三级炼丹师而已,怎么可能炼制成极道丹?”

楚程心中一怔,的确、这极道丹,就算是在雪谣前辈那个时代,能炼制极道丹的也不过百位之数,而且是星空之下,分散开来,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大部分人终生遇不得一位。

长孙堂,丹道造诣不过三级,就连楚程都快突破一级到了二级。

楚程能炼制极丹道,那是因为有身后有雪谣前辈在教导,可是成功率依旧很低。

幸好太初空间有太初福泽,连心花的树木不止一株,这才可以以数量堆积。

极道丹就算成功率只有千分之一,楚程炼制一千次,那也有成功一次的可能,就算千次不行,那万次呢?总有一次成功的可能。

而长孙堂,有什么资本炼制极道丹?要资源没有,丹道造诣也明显不够。

文艺范美女白色连衣裙雪白肌肤优雅气质写真图片

“碧榴草,水木果,蛇麒芝….。这几天我外出,就是收购这些材料。”楚程将长孙堂让他收购的灵药说出来。

陈音沉默了一片刻,皱眉道:“碧榴草,水木果,蛇麒芝,雪衫木……”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有些迟疑,犹豫了许久才开口道:“这些灵草,我好像听说过。”

楚程微微挑眉,颇为感兴趣道:“我想知道这是什么,又是炼制什么丹药的。”

陈音犹豫许久,才最终做了决断,道:“这些灵草炼制什么丹药我是不知,但十二年前,内门有一位师弟曾经在外收集过这些灵草,但之后,便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陈音话音而止,顿了顿才继续说道,那位内门弟子似乎正是长孙长老的弟子。”

楚程瞳孔猛地一缩,脸色一变,想到了什么事情。

长孙堂曾收过十几位弟子,可这些弟子到最后都失去了踪影,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湖泊四周再次变得寂静无声……

火红枫叶缓缓飘落。

楚程看着陈音,谁也不知道此刻他在想些什么,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心里已经揭起了惊涛骇浪。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波动,只是心里的寒意越来越浓了。

一个弟子失踪,可以说是意外,二个也可以。但三个,四个,五个……甚至到了十几个。

那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些弟子失踪,必定有些蹊跷。

楚程的眼神很是清澈,很平静,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冷意。

人最害怕的便是未知,如今他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何必要再担心?

这里是落云宗,有金丹大能驻守。而他是落云宗几千年来第一个聚气十二层修士。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他的身上。如今,他是落云宗那一颗最耀眼的星。也是青洲最强的聚气修士。

外界所猜测的并不是空穴来风,落云宗太上大长老,的确起了收徒之心。

等他出关之时,必是楚程的拜师之日。

虽然楚程并不知道,太上大长老欲收他为徒,但以他现在的身份,在宗门内还没有谁敢真的动他。

楚程已经明白,那些弟子的失踪可能与长孙堂有些联系。

他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

可那又怎样?这里是落云宗,他也不是普通的弟子。

这里是落云宗,他是落云宗千年来的第一天骄,就算是掌教燕南天也能妄自对他动手。

否则,将引起那些三位太上长老的怒火!

因为,所有人都知晓,只要他不出意外,必定能踏入金丹大道,成为落云宗的第四位金丹存在。

多一名金丹大能,对落云宗来说是增长了很大一截实力。甚至比过了增加一百多位凝液修士。

一百位凝液修士,在金丹大能面前,也不过是弹指一瞬间,灰灭而已。

就算是凝液圆满修士,也要在金丹大能面前,也是撑不过一招。

“或许,不是。”楚程想了想,看向那满幕枫火,摇头叹道。

这终归只是一个猜测,那人终究是自己的师尊。

明师之恩,诚为过于天地,重于父母之恩情。

虽说孙堂对于楚程来说只不过是一个便宜师尊,但终究是他的师尊。

没有发生的事,他怎敢妄言……

楚程站了起来,望着满湖江水,摇头了摇头。

“这些都是你我的猜想,我师尊身为仙门长老,自然是个好人。”

好人,不是说的那种好人。人善心优,大爱无疆。

而是长孙堂并没有加害过他的迹象,所以不能用一些猜测去妄自断言。

“或许,这真的是陈某多想了。”陈音带着歉意说道。

毕竟在背后怀疑别人师尊,换做是谁也会生气。

楚程摇了摇道:“其实,我也有一种不安的心,或许真是我们多想了。”

师徒反目,终于违反大义。但还是要做好后手准备。有些事,只要长孙堂要求,他必定会去做好,但关乎于性命,必然不会答应。

楚程朝拱了拱手,向陈音告辞。他向着金色大桥走去,体内灵力沸腾,将那身酒气尽数散去。

……

……

楚程来到了长孙堂的洞府前,洞府前有一座院落,院子不大,两旁种着两排梅花树,树龄已经颇老,若是按照年轮,大概已有二百多年。

这是长孙堂在凝液期时种下了,如今百年过去,依旧是凝液期。

金丹大道,无比难入。就算一万名凝液期修士也不见得,能踏入一位。

还未到末冬,梅花树枝头上,枯枝无叶,更不用说会有那傲人的红梅。

庭院显得有些萧瑟,很少人会注意这院子,楚程来过几次,都是直接来到洞府门前,这一次自然不例外。

萧瑟凄凉的画面,看多了总会有那么一丝触情。

楚程站在洞府门前,犹豫了很久,他虽然不愿相信长孙堂真的有问题,但还是有些担心。

这有可能是他多想,又也许是真。因为他已经不止在一人嘴中,听过这些话语。

长孙堂在五十年里,曾经收过十几位弟子,可到最后都一一失踪,谁也没有再见过他们。

有人传言,他们都是暴毙而亡,也有人说,他们是出宗门历练,也有人曾传言,他们都被驱逐了宗门…….

但这里是落云宗,除了欺师灭祖,还有什么理由能驱逐一个内门弟子?

这些传言,楚程不知是真还是假,但有一个共通点,那就都是长孙堂的徒弟。或者说,那些人的师傅是长孙堂。

而拜长孙堂为师的弟子,都是一个结局,失踪……就像是空气一般,消失在世间。

楚程原本并不在意这些流言,但在那日看到那一张灵草单时,心里莫名一悸。就像落入了一场生死危机之中。

就在他思绪的时候,一道声音传入了楚程的的耳中…….

那声音很平静,很寻常,但不知为何,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带着一些喜悦,一些欣喜,还有一些渴望…….

洞府大门缓缓打开,露出一个能容一人进入的道路。

楚程神念微动,深深地吸了口气,向前跨了一步。这一步,直接走进了洞府内。

在这里,他看到了一个中年修士。

这个中年修士自然便是长孙堂,也就是楚程的师尊。

在看到长孙堂的时,楚程的瞳孔微微一缩。

这道身影清晰的映在他的瞳孔里,不知为何,长孙堂与之前相见几次有些不太一样。

他脸色红润,仿佛经过了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神情却是十分平静,但眼中毫不掩饰的露着喜悦……

这一刻,洞府内一片死寂。

长孙堂是楚程的师尊,虽说是个甩手掌柜,还是见过几次的。

但这一次,他见到了真正的长孙堂,也是真正面目的师尊。

长孙堂身高不过五尺,可在楚程的瞳孔之中,却是清晰的倒映着一个九尺男儿。

他是中年修士,可似乎又不是。因为眼前的是一位满头乌发的男子。

今日,他一身红袍,就像是在迎接容重又喜庆的事。

的确,此刻对长孙堂来说,是一件极为隆重的场合。

因为,春天种子播种而下,到了秋天,便是收割的季节。因为……果实熟了,自然到了采摘的时候。

楚程的视线真正的落在了长孙堂的身上,最终落在了那一双手上。

那是一双极为白皙的手,但不知为何,楚程就像是看到了来自九幽之中的魔手。

就好像……沾满了鲜血,那般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