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殇,楚凡,严祯和萧冷四人被称为凌苍四公子。

四人之中性格最为开朗的,便是这楚凡了,可以说,楚凡就是四人之间的润滑剂,一旦出现矛盾或者冷场的时候,楚凡必然会出现。

而流殇,则是一个比较清冷的人,他性格孤傲,常常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对于他看得起的人,他也不吝啬自己的热情。

严祯,则是一个自命不凡的天才,当然了,他也有自己的本钱,至少在这凌苍城,除了面前的这三个人,还真的没有什么人是他看得上眼的,在加上他修炼的本就是火系能量,性格乖张易怒,很少给人面子。

而四人之中话最少的,也是性格最为内向的,便是这萧冷了。

人如其名,这家伙不管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感觉,就好像天下都欠他钱,从来没有露出过笑脸。

不过有一点,那就是,只要他开口说话,那必然是有价值的,可信的。

此时的他,居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现场的三人不知道该如何理解。

虽然流殇也猜测盛火门的事情和赵岩有一定的关系,而且他也看到了赵岩之前是从盛火门的方向赶来的,但是他也不敢肯定盛火门能够保住,就是和赵岩有关。

可此时的萧冷,说话却是十分的肯定。

最终还是楚凡开口了:“萧兄,你肯定吗?”

“至少有八成的可能!”萧冷抬头分别看了三人一眼说道:“你们想一想刚刚严祯的话。”

青春少女圆点大红长裙养眼夺目照

“他说,今天他们盛火门是要处置宁晓芙的,那宁晓芙在这凌苍城关系好的,除了赵岩之外,还有谁?”

“他的师尊凌清华除外,因为她本身就在盛火门之中,即便是他不同意处置凌清华,也只能是做一些反抗,可最终还是要折在门主的手里,毕竟,他的实力和门主还有很大的差距。”

“而之前流殇说赵岩回来的方向,就是盛火门,那么我们就可以想象,赵岩去盛火门干什么去了?”

“要知道,赵岩从群魔岛回来三天了,城中对赵岩的流言也持续了三天,而之前赵岩在永昌大厦楼顶的的事情,直接证明了赵岩的无辜,至少暂时证明了有人陷害他。”

“那么,这个时候,沉寂了三天的赵岩,还不趁机去盛火门将之前的事情了结吗?”

“他一去,必然遇到盛火门的高层会议,你们猜场面对如何?”

萧冷很少说话,能够一次性说出这么多话,也十分的少见,而听的他这些话的楚凡,却充分的发挥了他的想象力,立即接着说道:“那必然是怒而出手,和盛火门不死不休。”

“诶?”流殇摇了摇头说道:“不死不休不至于,盛火门就算是要处置宁晓芙,也不会那么过分,毕竟宁晓芙是盛火门的内门弟子,还有一个即将成为核心长老的师父。”

“因此,盛火门最多会给宁小芙一些不公的处罚,且处罚不会太重,毕竟他们也要考虑到众多弟子的想法。”

听了这话,严祯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不了解吉丰,那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

“而且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在当今的门主成为门主之前,那吉丰就是门主的跟班,而吉家也是门主的坚强支持者。”

“可以说,门主能够继承门主之位,有一半的功劳都在吉家身上。”

“因此,当城中流传赵岩是奸细这件事情开始,门主就一直在考虑,如何在宁晓芙这件事情上挽回声誉。”

“后来大长老串联大部分的长老执事,携带着众人的承诺去和门主谈判,且正中门主的下怀,你们说门主会如何处置这件事。”

“不至于吧,即便是你们门主曾经得到过吉家的支持,可是他不会不考虑这件事在弟子们中间的影响吧?”楚凡反问道。

严祯再次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不在门主的位置上,就不可能理解一个宗门的掌舵人,对于宗门声誉的看重。”

“他宁可杀掉一个核心弟子,也不愿意宗门声誉受损。”

“甚至于,只要有足够的理由,就算是我,他同样可以牺牲!”

听了严祯这话,流殇和楚凡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时候,萧冷再次开口道:“你们议论的话题有些跑偏了,实际上,不管能门主对声誉看的有多重要,都没有盛火门的生死存亡重要。”

“想想看,正在对峙的双方,同时受到了来自域外强者的威胁,你猜他们会如何?”

“而且,这些域外强者还是吉光远带回来的。”

“合作!”楚凡开口了。

“不错,是合作!”萧冷肯定道:“可是,吉光远既然带人来了,那么他带的人,必然不会是太弱的存在。”

“之前你们也都听到了,五行宗门的其他几个宗门,他们的宗主以及长老都被屠了,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任何一个被灭的宗门,都去了至少一个半步帝级,可能吉光远要特殊一些,因为他本身就是盛火门的人,而且是在吉丰算计了盛火门之后出现的,或许盛火门会去一个半步帝级,这个人就是吉光远。”

“可即便是一个半步帝级,也不是盛火门门主能够抗衡的,别看仅仅只是一个半步帝级,他的实力和尊者大圆满,却有着极大的差距。”

“如果吉光远再带上几十个尊者,这些尊者中再多几个尊者后期,这样的阵容,想要屠灭盛火门,应该还是很轻松的。”

“可最终他们却败了。”

“你们也听到下面那些人的对话了,吉光远不仅是败了,而盛火门的人还一个个完好无损,这危机刚刚解除,他们就带人去灭了吉家,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盛火门根本没有受到影响。”

“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使得盛火门在没有受到影响的前提之下,赶走了,或者灭掉了吉光远带来的几十名尊者?”

听了这话,严祯,楚凡和流殇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的茫然。

萧冷摇了摇头说道:“唯一的解释就是,盛火门的人根本就没有出手,是另外的人出的手,那么这个人的名字也就呼之欲出了吧?”

“这……”三人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一则,他们为萧冷能够拥有这样的分析和洞察力感到吃惊,另一方面则是,他们不愿意相信他们的那个猜测。

凭借一己之力将吉光远和吉光远带来的几十名域外强者数斩杀,这怎么可能?

赵岩可仅仅只是一名尊者中期的强者,他如何和尊者大圆满,甚至半步帝者的吉光远对抗?

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那之后的少主遴选,还用选吗?

直接让赵岩上就好了,尊者中期打败了半步帝者,这样的实力,还有谁能够抗衡?

他们知道,这种可能性很高,几乎可以确认。

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当时还有一名帝者出现,赵岩甚至还和那帝者过了几招。

如果他们四人知道这件事的话,恐怕还要更加的崩溃吧?

“太可怕了,没想到这赵岩居然有这样的实力,我已经尽可能的高估他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楚凡摇着头说道。

“当然了,这只是猜测,至于真实的情况到底为何,目前我们还不知道,而且还有可能永远都不知道。”

“盛火门能够留下来,这可能会成为一个秘密,一个咱们都不知道的秘密!”

萧冷之所以这样说,他还是有根据的。

如果说是赵岩救了盛火门,那么盛火门的门主恐怕早就来到永昌大厦,邀请赵岩前去大帝宫殿去接受嘉奖了,甚至还可能想大帝神情极高的奖励,来嘉奖赵岩的功绩。

可是他没有。知道现在,永昌大厦还是老样子,除了几家酒馆里的讨论声之外,还真的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

还有,就是武德殿。

这件事武德殿不可能没有一点消息,如果有,即便是盛火门没有什么行动,武德殿也应该将赵岩招走,因为他们要尽可能详细了解盛火门所发生的事情。

可是他们没有。

还有长生殿,内阁,这两个高级部分,更应该将赵岩叫过去询问,因为在这场危机中,只有盛火门的人和赵岩活了下来,高层们不可能不甘心这些。

但是仍然没有。

这样一种情况,可以作为这样理解,高层们想要保护赵岩,不希望赵岩的锋芒让他人知晓,他们或许想要让赵岩在遴选大比上一鸣惊人!

听了萧冷的话,现场三人也都点了点头,萧冷能够想到的问题,他们即便是想不到,现在经过了萧冷的提醒,他们也能够猜到一二了。

“没想到,一项不怎么言语的萧兄,分析起这件事情来,还是满有道理的,以前怎么没发现?”楚凡看着下冷调笑道。

然而萧冷,却再一次变成了以前的模样,只是看了看楚凡,不再言语,他重新将宝剑抱在怀里,然后看着茶杯发呆。

“且!”楚凡跳了一下青帝,上嘴唇一扬,做出一副不屑的表情道:“还喘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