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

坐在观众席主座上的唐氏大长老瞳孔一阵收缩,他刚清楚的看到,在张玄与唐敷两拳相碰间,张玄的拳头根本就没碰到唐敷,唐敷便被一股无形之力轰飞出去,这绝对是气的表现。

这样的一幕,也让大长老明白,先前张玄,一直都是在让着唐敷,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御气境和普通的古武者,相差好比天地。

那些和大长老坐在一起的中年男女,都听到大长老口中的话。

“大长老,他真的已经掌握了气?”那名中年女人不敢相信的问道。

“不错。”大长老点头,“张小友故意相让,唐敷的做法,有些过激了啊。”

大长老说话间,脸上带着些遗憾,和张玄相比,他们唐氏的晚辈,心性要差了太多,张玄本意相让,可唐敷非要得寸进尺。

唐敷被张玄一拳轰飞,摔翻在擂台上,只感觉浑身发麻,使不上力来,他看了眼依旧站在那里的张玄,又下意识看了眼台下,当注意到台下这些唐氏年轻一辈的目光时,让唐敷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联想刚刚台上唐敷所做的一切,现在发生的一幕,那就是标标准准的打脸啊。

唐敷现在想做的,就是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去让那个姓张的好看,可他现在身发麻,根本就没办法爬起来。

“好了,我宣布。”唐华站起身来,朗声道,现在的局势已经很明显了,张玄达到了御气境,唐敷怎么都不可能是张玄的对手,再打下去也只是自讨苦吃罢了,而且看唐敷的模样,也爬不起来了,唐华便宣布结果,“我宣布,此次比试……”

“张兄,小心!”台下的唐信突然大喝一声。

清新夏天海边的一抹风景

就见无数道寒芒,从唐敷所在的地方激射而出,奔着站在那里的张玄而去,唐敷的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笑容,这无数根银针,针针上面都蕴含着剧毒,这个姓张的,完了!

无数根银针铺天盖地的袭来,一眼看去,最少有三十根,这银针速度极快,哪怕是张玄,也有些来不及躲闪,唐氏毕竟是用暗器的高手,自古以来,唐氏的暗器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哪怕现在很多暗器法门都已经失传了,但依旧不可小觑。

张玄看着这些激射而来的银针,在这些银针即将与他接触的瞬间,他身肌肉猛然发力,一瞬间,强大的气蔓延到了张玄四肢百骸,同时蹦出体外。

一股无形的气罩在张玄体表形成,遍布张玄身,这些激射而来的银针,大部分在与气接触的瞬间,就如同撞到坚硬的墙壁上一样,都掉落在地上,而那一小部分,则被气的反冲力影响,朝激射而来的地方倒飞回去,直奔趴在地上的唐敷。

唐敷此刻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银针倒飞而来,在自己瞳孔中越来越大。

“噗噗噗。”

几道声响,那些银针,部都扎在了唐敷身上。

“敷儿!”坐在观众席上的红杉男人惊呼一声,连忙一个起跃,朝唐敷奔跑去。

台下的人,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唐敷激射出去的银针,最后竟然朝唐敷自己打去。

对于这一情况,张玄也有些蒙,这种让气覆盖身的方法,他也是昨天晚上才练出来的,刚刚第一次试验,没想到还有反弹的效果,只是不知道这气盾的强度有多高,如果有一天,能够无视子弹的话,那得有多么恐怖?

台上大长老等人脸色猛变,此刻也顾不得宣布谁胜谁败了,他们身为唐氏的人,很清楚自家暗器的威力有多大,齐齐朝唐敷身旁冲去。

当来到唐敷身边的时候,唐敷整个人已经昏迷过去,脸色如金纸一般难看。

“毒素已经在体内蔓延了,快,先止毒。”二长老只看了一眼,就发现问题的严峻性,连忙取出几根银针,朝唐敷身上扎去。

连续几针下去,当唐敷脸色稍微好看一点之后,二长老才松了一口气。

“没事,这毒虽强,但好在止的及时,修养几天就没问题了。”二长老出声。

听到二长老的话,红杉男人放心不少,他猛一回头,看向还站在擂台上的张玄,大喝一声:“小辈,你好狠的心!”

“行了,这事不怪张小友!”大长老手臂一挥,甩动长袍,冷哼一声,“如果不是唐敷违规使用暗器,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一次,就算唐敷好了,也要去面壁崖好好思过!”

“大长老,这怎么可以!”红杉男人瞳孔一缩,“现在明明是这个外来人伤了我儿子!”

大长老眉毛一横,“若不是唐敷私自违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红杉男人大声道:“我们唐氏,本身就是暗器世家,我儿唐敷为了取胜,选择使用暗器并没有错,这件事,错在这个外来人,他必须要为这件事付出代价!”

“对,大长老,唐敷不能就这样被人伤了。”那名中年女人帮着红杉男人一起说话。

“行了,这事谁对谁错,我自有定数!”大长老再次挥袖,“带唐敷去养伤吧,一切,等他伤好了再说!”

红杉男人还想说什么,却被中年女人拉住,中年女人冲红杉男人微微摇头,红杉男人狠狠的瞪了眼张玄,抱起唐敷,走下擂台。

“张小友,你没有受伤吧?”大长老走到张玄身前,询问道。

“没有。”张玄摇头。

“呵呵。”大长老轻笑一声,“想不到张小友如此年纪,就达到了御气,真是潜力无限啊,今天的事,让你见笑了。”

“人皆有好胜之心,我能理解。”张玄笑道,这件事,要放在别的地方,张玄必然要跟唐敷好好计较一下,他向来就不是什么大度的人,但现在处于唐氏,张玄还是有着得过且过的心思,毕竟因为一个唐敷,要把事情给搞砸,跟唐氏翻脸,那就得不偿失了。

“呵呵,多谢张小友,既然如此,张小友,我们再聊聊关于灵石的事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