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车经过某个路口时,王庾吩咐车夫:“往左边走。”

   车夫愣了一下:“去宫城不是这个方向......”

   “我知道,往这边去接个人,往左。”王庾催促道。

   护卫统领骑马过来:“王小娘子这是要去接谁?”

   王庾微微一笑:“一个主上要见的人。”

   护卫统领没说话了,冲车夫使了个眼色。

   于是,马车拐上了左边的街道。

   过了一会儿,马车停在一家客栈前,大跑进了客栈。

   很快,大领着一位温文尔雅的学子走了过来。

   王庾掀开车帘,冲他喊道:“上来吧。”

   郑楠竹进入马车,捡了一个离王庾最远的位置坐下。

   王庾温和地笑了笑:“你我昨日就已见过,郑郎君对我还如此疏离啊?”

   长腿嫩模性感

   “不,不是。”郑楠竹唯恐王庾对他有不好的印象,连忙解释道:“郑某只是......第一次进宫见夏王,有点紧张。”

   王庾拿了一个新的茶盏,提起茶壶往茶盏中倒,伴随着氤氲热气,茶水在杯盏中涌动,最后汇成一片黄绿之色。

   “郑郎君,请。”

   王庾将杯盏轻轻地推到郑楠竹的面前,自己端起杯盏慢慢地饮。

   看见她如此悠闲的作态,郑楠竹受其影响,不知不觉中也放松了下来,端起杯盏放在了嘴边。

   闻了闻,真香!

   车内安静了一会儿,王庾开口说道:“进宫之后,郑郎君也不必紧张,夏王是个亲善的人,而且他很仁义。

   “你应该听说过我的事吧?你看,我做了那么多的事,夏王也不曾追究,还收留了我,对我还不错。

   “所以你不用怕,就算你说错了什么话,夏王也不会与你计较。”

   听见王庾这番话,郑楠竹心中的紧张彻底驱散,他对王庾露出了一个真挚的笑:“王小娘子,谢谢你。”

   王庾回以微笑:“不客气。”

   没过多久,马车在宫门口被拦了下来。

   王庾下了马车,掏出了林郅悟的令牌给禁军侍卫看。

   禁军侍卫看见令牌,立刻恭敬地说道:“原来是王小娘子,王小娘子这是要进宫觐见皇后吗?”

   “不。”王庾说道:“我要去觐见主上。”

   禁军侍卫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身后的人,然后说道:“还请王小娘子稍等片刻,我这就去请示。”

   “好。”王庾很顺从地站在宫门外。

   禁军侍卫转身就进了宫门。

   过了一会儿,禁军侍卫领着一个内侍回来了。

   内侍笑眯眯地来到王庾面前:“王小娘子好久不见,请随我来。”

   见大和左四跟着王庾,内侍连忙说道:“王小娘子,主上只召见你一人。”

   王庾撩起袖子,露出手臂上染血的纱布,“我手上的伤还没好,那些东西还需要他们帮我拿。”

   内侍的目光落在大手中的匣子上,心里猜想这些应该是王小娘子给主上准备的礼物吧。

   “那我来拿吧。”

   王庾瞅着他,沉默了一瞬,点头:“也行。”

   说完,冲大和左四使了个眼色。

   于是,大将手中的匣子递给了内侍,而左四将手中的匣子交给了郑楠竹,并叮嘱他:“拿好了,千万别摔了。”

   郑楠竹以为是什么易碎的物品,郑重应下:“我会的。”

   匣子刚落入手中,内侍的手就往下一沉。

   王庾在旁边提醒道:“拿稳了,里面是飞鱼弹。”

   飞鱼弹?

   旁边的禁军侍卫齐齐跳开,就连稍远的苏府护卫也不由地往后退。

   “飞......”内侍抱着匣子,额头上瞬间就冒出了冷汗,双腿禁不住颤抖,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不敢动,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腿软,怕往前走一步,匣子就会掉下去,自己就会死于非命。

   众人一片惊恐,只有郑楠竹端着匣子站在中间,一头雾水地看着其他人,他们这是怎么了?

   怎么都是一副害怕的表情?

   王庾笑了,对内侍说:“你是主上近身之人,拿东西这种粗活怎么能让你做呢。”

   说完,吩咐道:“大,小四,你们两个稳重,拿好东西,随我去见主上。”

   于是,大和左四又将东西拿了回来。

   这一次,内侍没有赶人,老老实实地在前面带路。

   走了一段路后,内侍突然觉得不对劲,停下来,指着郑楠竹问:“他是谁?”

   王庾:“他跟我一起觐见主上,我们有很重要的事跟主上说。”

   听她这样说,内侍没再说什么,继续带路。

   到了殿外,内侍进去通报,王庾则嘱咐郑楠竹:“我先进去,待会儿主上宣你了,你再进去。”

   “好。”郑楠竹挺直腰板,站立在一旁。

   “宣王庾觐见。”

   王庾整理了一下袖子,大步流星地跨进大殿。

   “见过主上。”

   “免礼。”

   从刚才内侍的禀告中,窦建德就已经知道了王庾来的目的,看向她的目光更慈爱了。

   “小庾儿,今日怎么想起进宫了?”窦建德笑眯眯地问她,目光不时地瞟向她身后的两个匣子。

   王庾对他的目光视而不见,笑盈盈道:“今儿初四,我来给主上拜年,顺便将林大郎给主上进献的新型武器送来。”

   新型武器?

   窦建德怔愣过后,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快,呈上来。”

   王庾打开左四手中的匣子,从里面取出柱形物:“此物名叫催泪弹,将它投射在地上,就会产生一种烟雾,吸入的人会瞬间感到眼睛灼痛,畏光,且会流泪,什么也看不见。

   “但只要离开烟雾的范围,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正常。”

   窦建德听得新奇,迫不及待地走到王庾身边,盯着她手中的催泪弹,问:“这个东西怎么用?”

   王庾指着某处:“拉一下这里,然后把它扔出去就行了。”

   窦建德在心中牢牢记住,看向左四手中的匣子,“这里面都是烟雾弹吗?”

   “是的。”王庾回道:“这个匣子里总共有二十个烟雾弹。”

   又打开大手中的匣子,说:“这里面有五十个飞鱼弹,都是林大郎最近闭门研制出来的,都在这里了。”

   窦建德很高兴,“好,好,重重有赏。”

   说完,吩咐内侍将匣子收起来。

   内侍战战兢兢地去接,双手止不住地颤抖,又怕窦建德怪罪,拼命克制自己心中的恐惧,甚至暗地里掐了一把大腿。

   王庾看得好笑,对他说:“不用害怕,这个飞鱼弹跟之前的不同,林大郎改进了,只要不拉环,掉在地上不会爆炸。”

   “真......真的吗?”内侍还是很忐忑,上次林郅悟进献飞鱼弹的时候,他正好不当差,不知道改进后的飞鱼弹是什么样子。

   “真的,不然我试给你看。”

   王庾说着,往匣子里拿飞鱼弹。

   内侍连忙喊道:“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