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虞城已经是傍晚。

韩朝随便找了个好打车的地方,就将牛霸与王思琪放下了。

就目前这种状况来看的话,他没必要把两人都送到家。

将两人给送到各自的家,这才是好心办坏事。

这一天是炎国2006年的第一天,国家法定节假日。

不过对于做零售和服务行业的人来说,却是最忙的时候。

正因为别人空了有时间才会出来消费……

柳青依的公司是做零售行业,这几天也会特别忙。不过这些事情不需要韩朝与柳青依去安排,该加班的自然会有公司的其他高层去安排。

当老板到了一定的层度,要懂得用人,而不是什么都去亲力亲为。

尤其在一些小事上,更是不要去插手。

柳青依在韩朝的影响下,现在已经好了很多。

元月2日,正好是元旦的第二天假日,韩朝觉得有些无聊。柳青依与韩朝并没有其他行程的安排。

婷婷花样笑颜显露娇媚风采

“青依,今天正好是节假日,也没啥事?要不我们去周边的一些直营店铺看看?”

除了上次在虞城步行街的那家直营店铺,韩朝去过一次,其他的直营店铺他还真没去过。

柳青依大概也有很久没去自己的店里巡店了。

正常来说,她只关心最后这些店铺的销售流水,只要销售流水没有异常,她也不会格外去关注。

要不是自己是公司的老板,她反而更加专注于产品本身,更加注重产品的设计。毕竟她还是公司的设计总监。

“也行,就当是去逛街了。”

“这可不行,我们今天这突然过去,算是微服私访。店铺的管理到底怎么样,这样的突然袭击才是最能发现问题。”

“你不是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吗?怎么这会又不相信你的下属了?”

“话不能这么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是没错。但是这不代表就是对下面的工作不管不问,必要的监督适当的敲打还是很有必要的。”

柳青依笑了笑没说话,道理她还能不懂?只是有时候忙着忙着就忘记了。

等到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问题很严重了。

“我们今天去昆城的几个店铺转转吧,虞城的店铺就在总部,应该问题不大。昆城的店铺生意一直很好,而且昆城的经济一直排在虞城的前面,店铺的业绩其实可提升的空间很大。”

“那走吧。”

柳青依拿了一个包包,然后跟着韩朝一起开车出发去昆城。

昆城与虞城相隔也不远,开车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

因为节假日的缘故,今天路上车比较多,所以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开了一个半小时。

到了昆城步行街的一家店铺,韩朝与柳青依就这么直接进了店铺。

这会的街上人很多,店铺里人也很多。导购们都很忙碌。

按照公司的安排,以这家店铺的销售和店铺位置,这样的重大节假日,管理店铺的区域经理应该要下来支援的。

韩朝与柳青依到这边的时候,不过中午的11点钟。

因为太忙的缘故,韩朝和柳青依就这么在店铺里闲逛,并没有闲着的导购过来接待他们。节假日不像平常,导购可以一对一,节假日因为人流量大,导购一般都是优先接待最有成交意向的客户。

店里的导购本就流动性很大,所以她们不认识老板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柳青依自从开业以后,这家店她就没来过。至于韩朝这更是第一次来这个店铺。

哪怕她们曾经在网络上看到过韩朝与柳青依的照片,但是就那么瞄一眼,哪里就能完记住了。韩朝与柳青依虽然长得和明星一样,但毕竟不是明星,所以也不可能每天有许多的曝光量。

韩朝与柳青依就这么呆在店铺里呆了十五分钟,实体店铺正处于爆发时期,元旦期间服装店的生意最好。

很多出外的人会选择这时候给家里人买衣服,因为元旦一过,春节就不远了。

这十五分钟,店铺的店长一直在收银台收银,导购们都在认真的做生意。大体上来看也没什么问题。

期间也有导购看见韩朝与柳青依只是在店里闲逛,偶尔看看衣服,也有上来询问。在柳青依说只是看看的时候,并没有试衣服,然后她们就又去接待其他的意向客户去了。

其实店长应该是认识柳青依的,因为她偶尔会去公司开会,远远的看过柳青依真人几次。只是这会她在忙着收银,并没有注意场内的情形。

二十分钟后,韩朝与柳青依走到了收银台。

店长抬头一看,吓了一大跳。

什么时候老板就到自己店里来了?

“柳总好,韩总好!”

她虽然不认识韩朝,但是能跟柳青依一起来的,还长得这么帅的男人,不是传说中的韩总又是谁?

“幸苦了,今天你这里这么忙,公司总部没给你安排人过来支援吗?”

韩朝与柳青依在这里呆了二十分钟,并没有看到公司其他人的影子,所以韩朝就对店长问道。

其他导购正在做生意,这会店铺里的音乐放的声音有点大,她们并没有听清楚店长叫那两位年轻的美女帅哥是啥,她们只看到店长对那两位很尊敬。

“早上黄经理过来了,但是他临时有点事出去了,估计一会会回来吧。”

店长储莹莹听到韩朝这么问,赶紧说道。

韩朝没说话,只是让她继续去忙。

然后就站在店里看着,半个小时后,储店长口中的黄经理还没有过来。

储店长也是非常着急,这黄经理女朋友来了,说陪一下女朋友怎么陪了这么久。

黄经理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她又不敢实话实说。这会好了,直接撞枪口上了。

两位老板在店里就这么呆着,她又不好打电话给黄经理。

柳青依有些生气了,这就是自己公司里的好中层干部?

公司给加班工资让他们下来支援店铺的节假日生意,他们却连人影都看不见。

关键是店里面还这么忙!

韩朝看着柳青依的变化表情,只是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动怒。

一个小时以后,黄经理还是没有出现。

韩朝并没有让店长给黄经理打电话,只是跟储店长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离开了。

他离开的时候,脸上并没有表现出特别不开心的样子。

韩朝一走,储店长立马拿出了手机给黄经理打了一个电话。

“你为什么不让那个黄经理过来,他这种中层干部,根本就不称职。”

出了店铺之后,柳青依很生气,对着韩朝质问道。

“叫他过来了又怎样?直接劈头盖脸的骂一顿,还是当场开除了?我们一走,那个店长肯定立马会打电话通知黄经理的。他自己都会吓得半死,不用我们骂。”

韩朝笑了笑对柳青依说道。

“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柳青依觉得这不是韩朝做事的风格,所以她又问道。

“有一个黄经理是这样,这也证明有很多个黄经理是这样,你部都把他们开除了?说白了这还是公司的制度不够健。不用看其他的,看店长和导购的专业水准,这证明那个黄经理能力是有的。只是公司的制度不够健,才让他在上班时间去干自己的事情了。”

“所以我们应该首先反思的是公司的这些制度,必须建立有效的监督制度,让这些中层干部不要觉得在外面就是土皇帝。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人终究是会变的,把黄经理开了,找刘经理来,可能一开始刘经理会很认真,但是时间长了,他也变成了老油子。也会和黄经理一样,所以我们必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韩朝又是笑着对柳青依解释道。

柳青依听了韩朝的话语,仔细想了想,好像这个男人说得也有点道理。

但是她还是有些生气。

“我们接下来去哪个店?”

“昆城的店没必要再看了,我们走后,储店长肯定也会给昆城其他店长打电话说我们来的事情,过去看的都是假象。”

“你怎么料定储店长一定会打电话呢?”

“这不废话吗?这些最基层的员工本能的都把老板当资本家,她们当然会抱团取暖,这次她通知了其他店铺,下次其他店长也会对她报之以李的。”

“你怎么这么了解这些员工的想法?”

“因为我聪明啊,要不然怎么能获得你的芳心。”

“没个正经。”

接下来韩朝就带着柳青依去了隔壁的苏城。

苏城在级别上是地级市,虞城与昆城都属于它的下属县级市。

到了苏城的一个最大的店铺,韩朝与柳青依又遇到了跟黄经理差不多的情况,只不过这个经理还好,柳青依与韩朝在店里呆了一个小时,那个经理终于从外面兴高采烈的走了进来。

他手上拿着一些奶茶,应该是请店里的店长和员工喝的。

只是他来到店铺的时候,看到韩朝与柳青依,吓得脸都白了。

玛德,去网吧里打了一个半小时的游戏,今天有活动,他想领一些装备,这特么老板和老板老公怎么就在店里来了。

但愿他们才刚来。没发现自己出去很久了……

“柳总好,韩总好。”

拿着奶茶的郑经理对着韩朝与柳青依打招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