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遗愿?!”病鬼惊叫着出声。

“嗯。”

程海点头,向独眼男说道:“如果不是太麻烦的事情,帮个忙也无所谓。”

“你……”

独眼男难以置信地看着程海,目光闪烁。

遗愿,他当然有!

只是一个素不相识的掠夺者,值得他相信吗?

短暂地思考后,独眼男一咬牙,开口道:“第二张工作台边放着的手杖你可以拿走,那东西虽然是他的藏品,但未被邪气侵蚀,初学者可以用得上。”

程海笑了笑,拿起了手杖端详。

手杖的高度约一米出头,轻重适宜,把手的顶端镶着一颗宝石,可用于施法。

手杖的内侧凸起了两个按钮,按下第一个时,杖身的两侧各弹出一排刀刃,变成了剑的样式;再按下第二个时,剑刃顿时分成了几节,向外弹开,化而为鞭。

“可近可远,好东西。”程海赞许道。

未成年少女爱玩自拍美照

他的枪都被收走了,刀具什么的带出门也不大方便,这把手杖非常适合他。

“那家伙的巫术和来路邪门,极易侵蚀神智,你最好不要沾染,以免成为人类的敌人。”独眼男劝戒道。

“我明白。”程海点头。

男巫是个怎样的人,他清楚,独眼男更清楚。他之前给他指点,未必没有让他被邪术侵蚀,自取灭亡的意味。

而此刻这番作为,也只是想卖个人情,让他帮忙的时候多一分情愿罢了。

毕竟,有钱好办事。

“有什么就说吧,我赶时间。”程海拿出了本子和笔。

大家都是聪明人,他也没必要和独眼男虚与委蛇了。

独眼男的眼神渐渐空洞,陷入了回忆之中。

“我的名字叫杨天广,我有一个妻子叫林美凤,住在柳城杏林老街5号,如果这五年她还没搬家的话……我还有个女儿,叫杨曦晨,长得很可爱,也很粘我,笑起来的时候……脸上还有对酒窝。嘿嘿,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能不能认得她……”他傻傻地笑着,笑容里写满了苦涩。

满腹的思念,溢出了灵魂,也给气氛凭添了几分伤感。

程海很讨厌这种感觉,于是打断了他,“重名的人那么多,我不可能一一给你甄别,最好提供手机和照片之类的东西,尽量简单。”

人生就像是一座宽广的花园,在这座园子里,人们无论选择在哪一条小径都会被迫做出选择。

不是一次,而是很多次!

每一个选择都会决定你未来的道路,但是等你到达旅途的终点再回眸时,你的身后就只剩下了一条路。

它从现在连接到了开始,通往的是无尽的黑暗。

这就是命运,你自己选择的命运。

无论你如何哀思追忆,那些离你而去的东西也无法再回来了。

程海太了解这种感觉,因而才会给他们划上句点的机会。

“也对……”

杨天广恍然,甩掉了眼里悔恨,肃然道:“我妻子的电话是138xxxx1078,女儿的是138xxxx8850。想拿到我的遗物,你得去往生街找管理员,取走263号柜子里的东西。”

“往生街?这名字可不大吉利啊。”程海皱眉。

“你没接触过往生街吗?”杨天广露出了怀疑的神情。

“没有,那是什么?”程海问道。

在他这种老江湖面前,谎言没有任何意义。

杨天广沉默了一阵,说道:“往生街是一个特殊的空间,是我们这类人交易的地方,在许多城市都能找到入口。”

“入口?传送门么?”程海默然。

回想起刚才参加的会议,那些使徒同样也是从世界各地传送过来的吧。

如果那片空间出自于邪神之手,往生街估计也不是无端形成的,人类的一方一定也有相同级别的强者。

这倒是个好消息。

“类似吧。”杨天广点点头。

“继续吧。”

程海面色不变,倒是悄悄松了口气。

毕竟他只是个小人物,拯救世界的重任还是交给真正的大佬比较好。

至于他?

能在死前随便干掉一两个使徒就已经满足了,不必太贪心。

“现在我们是在哪个城市?”杨天广打断了程海的胡思乱想。

“萩海。”程海答。

“萩海啊……那这里的门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也没事,你进了这个圈子,以后自然有机会知道的。实在不行也可以找找本地的鬼差。”

杨天广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要拿走我的东西,你还得到我的柳城老宅里取我的信物玉牌,否则管理那边可不认。”

“这么麻烦?”程海挑眉。

杨天广苦笑道:“总得留上一手,不然人没了,东西还得送给仇家。”

“也对。”

程海点点头,不是每个人都能和男巫一样,人没了连身份都能弄丢的。

杨天广想了想,又补充道:“我的妻女都是普通人,只需要凡物,灵物你可以拿走。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给她们留下两枚护身符。”

这也算是增加筹码了吧。

“可以。”

程海点头,将护身符记在了本子里。

“你呢?”他看向了病鬼。

“我,我也有一个孤苦的老母亲,她一个人将我从小带大,结果轮到我尽孝的时候,却发生了这种事情……”

病鬼也做出一副悲伤的样子,说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假扮我,每个月给她报个平安。如果你身上还有钱的话……”

“我拒绝。”

程海打断道:“有没有简单点的?”

每个月给人报平安,亏他想的出来。

“你,你不是答应要帮我们吗?”病鬼却没有这个觉悟。

“我和你的交情,还没有到给别人当儿子的地步吧?”程海冷淡道。

别的不说,他能不能比病鬼的母亲活得长还是个问题。

“可是……”

病鬼向杨天广投去求助的眼神,希望他能帮忙施压。

杨天广看向了别处,压根不想搭理他。

他给了程海诸多好处,还得担心柳城太远程海不愿意去。这病鬼一毛不拔,程海愿意给他提条件已经不错了,强迫他做事简直不要想太多。

“唉,那算了吧……”

病鬼黯然道:“我还以为真有人那么好心,能帮我尽到最后的孝义。只是可怜我那八十的老母亲啊,就要无依无靠地孤独终老了。”

“嗯,那下次吧。”

程海敷衍着,将人偶放到烛火之上。

道德绑架,不过是思想不成熟的人爱玩的把戏罢了。不孝的人是病鬼自己,而不是他程海,他并没有义务去救助每一个不幸的人。

草木制成的人偶,遇火即燃,与之相连的两个灵魂也冒出了蓝色的光。

“不!你这个伪君子!你不能!你……”病鬼目眦欲裂,竭斯底里地咆哮着。

程海并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如蔷薇般绽放的火焰,食指微微地颤抖。

“今夜好梦。”他低声道。

杨天广的表情痛苦,又渐渐地转为了平静,颔首道:“谢谢。”

绚烂的火光仅维持了十秒,便化作了虚无,幽暗的密室中再次归于宁静。

吐了一口烟圈,程海转身走向了书架,心情略有些烦躁。

因他而死的人,今夜又多了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