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志刚脸色相当难看,他心里面咒骂,这时候让他看,不是诚心要破坏了他的名声吗,他又不擅长这方面。

“咳咳。”

沈超嘴里面传来几声声响,看来是呼吸道被堵住了,脸色顿时变得青紫了起来,就像是要断气似的。

王娟琴一下六神无主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羊癫疯发作的时候,先要保护好病人的舌头,免得咬破舌头。”

王娟琴听到后,连忙点点头:“对对对,我儿子这是羊癫疯,发作的时候会咬到舌头,谁帮我快点找块压舌板过来,救救我的儿子!”

刚刚说出这句话。

王娟琴就愣了一下,然后身上就全是冷汗了,竟然一下子就把事情真相说了出来。

果然。

周围围观的人都是一片哗然,听到王娟琴说的话后,都是不可思议地看着沈超,这个同学真有羊癫疯?

“不是吧,真的有羊癫疯?”

“这症状,怎么看都是羊癫疯啊。”

炯炯有神大眼睛美女长筒白袜子暖系私房写真

“刚才那个青年说的都是真的啊?”

“难不成,他在食堂里面,也是因为羊癫疯发作,所以才被送到医院里面来的?”

围观的人都是议论纷纷,看向王娟琴和沈超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杨志刚听到王娟琴说的话,脸色顿时一变,要真是羊癫疯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连忙厉声道:“王娟琴,儿子这是食物中毒的后遗症呢!现在我马上带他去洗胃,肯定能够治好的。别听信一个哪里来都不知道的乡野小子!”

可是这时候话都已经说出口了,王娟琴也顾不了多少了,还是儿子的命重要。

她急道:“杨医生,我儿子真是羊癫疯发作,他从小就有这个毛病,紧张的时候就会羊癫疯发作!”

“胡说八道!是听我的,还是听那个乡野小子的?”

杨志刚尖声道。

这时候,米乐敏锐地察觉到了事情的真相,连忙朝着摄影师使了个眼色,然后拿着话筒上前:“王女士,请问说的都是真的吗?的儿子真的有羊癫疯?”

王娟琴脸色焦急,点点头:“真有啊,我儿子真有羊癫疯啊!记者同志,帮忙救救我的儿子吧!”

“那么,在8号食堂的那次,儿子也是羊癫疯发作?”

王娟琴哪里还顾得上这个,急得都快哭了:“对对,我儿子那时候就是羊癫疯发作,不过没现在这么严重,们再不找人来,我儿子就要没命了!”

周围的人又是一片哗然,没想到事情真相竟然是这样子。

“胡说!”

杨志刚听到王娟琴说的话,脸色涨红,颤抖地指着王娟琴,都快被气炸了。

“什么胡说!我儿子就是羊癫疯怎么了?还说我儿子食物中毒,要不是我给一个红包,会这样子说吗?”

王娟琴看到儿子快不行了,眼睛都红了。

围观的人又是一阵哗然,没想到刚才还正气凛然,讲着仁义道德的杨医生,不重名利只为救人,竟然也收红包。

“……”

杨志刚气得说不出话来,差点都脑溢血了。

王娟琴对着众人喊:“们谁帮我喊个医生过来啊!我儿子真的快不行了……求求们了!”

看到这,围观的人都无动于衷,对这对母子厌恶到了极点,竟然这样子欺骗他们,玩弄大家的善心,谁都不想救他们。

“求求们!”

王娟琴直接跪下来了,但是还是没人动,这让她心里面后悔万分,早知道这样子,为什么要收了大姑的钱,让儿子去食堂发羊癫疯呢。

就在这时候,一个人走了过来。

“羊癫疯发作,先保护舌头,有没有汤匙?给我一个。”

王娟琴抬头一看,竟然是刚才那个她口中的“狗男人”,站出来帮她了。

她愣愣地看着叶秋。

叶秋走到沈超身边,瞪了王娟琴一眼,道:“还想不想救的儿子?快点拿汤匙过来。”

“哦,有有有!”

王娟琴回过神来,急忙跑到旁边拿了汤匙。

叶秋接过来,将沈超的嘴巴直接掰开,然后将汤匙塞了进去,接着又让他侧趴着躺在床上,在他肩背的地方拍了一下。

刚刚拍了一下,沈超的身体就抽动了下,然后嘴里面就有粘稠的液体流了出来,这就是堵在他气管的粘液。

在吐出粘液后,他的脸色立马正常了起来。

“呼。”

王娟琴松了口气。

叶秋看了看沈超的情况:“挺严重的啊,这家伙小时候因为发高烧,才得的癫痫吧?”

哎呀,他怎么知道的?

王娟琴吃惊不已,不过急忙点点头:“对对,我儿子小时候经常发高烧,后来好了,可是得了癫痫,一紧张就发作。”

叶秋翻开沈超的眼皮看了看,又看了看他的耳朵,在他的人中上按压了一下,见没什么动静,就把手伸到了对方的背上。

那里有一个经外奇穴,癫痫穴。

用真气刺激可以缓解癫痫的症状。

叶秋的手指按着那地方,一缕真气便是鱼贯而入,刺激那个穴位。

不久后,沈超的身体就恢复了平静,然后没多久就睁开了眼睛,神色迷茫地看着周围。

“行了。”

叶秋松开手。

“谢谢,谢谢。”

王娟琴对叶秋感谢不已,明明之前还是剑拔弩张的。

叶秋笑了笑,暗想也不能够怪自己腹黑了,要是让知道,儿子的癫痫还是我引发出来的,铁定跟我没完。

不过为了张晴晴的事情,也没办法,就当做略失惩罚了。

“妈?我怎么了?”

沈超迷惑道。

王娟琴神色愧疚地把事情讲了一下,一下子就让沈超脸色惨白起来,这事情要是被学校里的人知道,他在学校都没办法做人了。

“真是的,没想到这对母子竟然是这样子的!”

“还有那个杨医生,没想到也是个衣冠禽兽!”

“唉,真是冤枉错人了,小兄弟对不起啊。”

刚才还指责叶秋和张晴晴的人,连忙道歉,态度诚恳不已。

还有些人则是没脸待下去,捂着脸急忙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