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着唐果活跃的表现,他们怒拿一血,来了一个开门红。

接下来,他们继续靠着唐果再拿下二血、三血,直到赢了比赛的话,

那么他们就是妥妥地靠着唐果,躺赢整个比赛啊。

所以他们干嘛要争那么一口气,躺赢,不香吗?

不,香死了。

这么好的事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遇得到的。

远的不说,就说点近的好了。

好比今天就站在他们旁边的岛国队,看到唐果在加时赛时的表现,眼睛瞪大的样子都忍不住让别人为他们担心别瞪脱了窗。

看到岛国队的学生这个反应时,花国队的学生就特别想笑。

别的国家队的学生不清楚唐果的实力,那挺正常的。

毕竟唐果这么非人类的表现,这些人绝对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

可岛国队不一样,岛国队在夏令营的时候已经跟他们比过一次,也已经见识过一次唐果的实力了。

气质美女樱花树下花环白纱长裙唯美动人

跟其他国家队的学生比起来,他们跟岛国队的学生可以算是“老交情”了。

哪怕当时在夏令营跟唐果比的人不是这次来参加比赛的,

那关于唐果的实力如何,岛国队的学生也该比其他国家队的学生知道得多的多了。

偏偏吧,今天白天比的时候,除了跟唐果一起参加加时赛的国学生没办法时时看到计分器的变化之外,

其他国家的学生以及领队的反应,真得是逗死人了。

作为花国队唐果的队友,在加时赛的时候,这些学生表示自己都快要忙死了。

他们既要关心唐果的分数,又得看看国队的情况,

然后其他国家队学生以及领队的反应又特别有趣。

像这样的场景,真的是一生之中也是难得遇到一次。

幸运的是,这么难得的事情竟然叫他们给遇到了。

那么他们当然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然后好好欣赏一下这些人的反应。

总之一句话,实在是太有趣儿了。

一时之间,作为唐果的队友,原本该最清闲的花国队学生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

因为他们同一时间,忙着要顾上三件事情。

当然了,这种忙,花国队的学生表示他们还是挺乐意的。

如果都是这种情况的话,他们愿意多忙一忙,而且可以一直忙下去,直到比赛结束为止。

来参加比赛之前,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觉得这次比赛肯定是异常艰难。

作为花国队的学生,自己也该力以赴,争取取得一个好成绩。

谁知道……

这个比赛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和艰险。

不过就餐厅里发生的事情,又让这些花国队学生明白了一个道理:

这场比赛里发生的血雨腥风自己之所以没有感受到,那是因为它们都冲着唐果去了。

可以说,今年这一场比赛,

最累最苦的活儿,是唐果一个人干的。

最后唐果还要变成一个活箭靶,把所有的攻击都吸引到了她的身上去。

这么想想,自己刚才酸溜溜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应该有,做人也太不厚道了。

他们等于是坐上了唐果的这条大船,逆风逆风的事情都是唐果在干,

是唐果在逆流而上。

作为坐在大船上,轻轻松松前行的他们,还要酸唐果的风光。

那个时候心里酸溜溜、不是滋味儿的自己是怎么想的啊,还要不要脸了?

如果他们能回到那个时候,面对当时的自己的话,他们肯定会往自己的脸上乎几道巴掌上去。

能够遇到唐果这么好又这么厉害的队友,自己就惜福吧,可别作什么妖了。

完想明白了之后,唐果的这些队友心态立刻完平衡了。

唐果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在餐厅里遭的那一“劫”竟然会让她的队友有这么大的变化。

甚至那一劫都不能称之为一个劫。

虽然服务生的确是想用壶砸唐果的手,可是这不是没砸到,

酒店为了安抚钟老师他们,还按照钟老师的要求给花国队的学生换了房间,行了这么大的一个方便。

就连唐果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国领队约翰先生当然更是没有想到。

为了不落人把柄,也不被人抓到证据,约翰找那个服务生“干活”自然不可能亲自上场,而是找了一个中间人的。

服务生接活之后,约翰就把自己队的那些学生扔到一边,让他们自己“玩儿”去,

他则默默地盯着花国队那边的情况,竖起耳朵听着花国队那边的动静。

谁知道,等来等去,约翰也没有等到他想要的“情况”。

一见这情形,约翰猜到他找的那个服务生十之任务是失败了。

有了这个猜测之后,约翰的心情糟糕透了。

约翰此时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今天白天的时候,在第一轮比赛的比赛场上,叫人心烦意乱得很。

约翰想不明白,他让服务生做的事情明明那么容易和简单,

只是让服务生“对付”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怎么还能失败呢?

想到自己找的那个服务生,不说长得很帅,很容易取得女性的好感,

再怎么样,那个服务生长得也是人高马大,十分强壮。

反过来看看服务生要对付的唐果,长得白白嫩嫩、小小弱弱的一只。

服务生在下手的时候,随便多用一点力,估计就能轻轻松松以把小小只的唐果给掐死,

更别提他给服务生下的任务只是弄伤唐果,只要使得唐果没办法继续参加比赛就够了。

这么一来,服务生接到的任务难度又降低了不少。

约翰心里非常清楚,他做这样的手脚只是希望国队和以前一样,可以赢今年的比赛。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取了唐果的小命,让唐果来参加一次比赛就有去无回。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可不是国,而是别的国家。

约翰表示自己也没有猖狂到随便在别人的国家就对花国的参赛学生下这个黑手。

他,只想赢今年的比赛,一点都不想要唐果的小命。

原本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一旦闹出了人命,那可就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