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佬通完电话,苏生也没有再进屋,而是就站在院中,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道观的位置选得非常好,前面是一条山沟,也可以称呼峡谷,峡谷中有着汲汲水声,显然下面有一条溪流,背后就是一座山头,钟灵毓秀,虽然不大,却灵气十足。

面水背山,就算是普通人,也知道这是一处上好的风水宝地,能够调风顺雨、聚财气,不过在苏生眼中,这地方灵气如海,完不逊色于那些洞天福地。

按理说,如此浓郁的灵气,肯定是会吸引来不少有灵性地动物的,但偏偏,此地除了大黄狗外,并没有其他生物聚集,这要么是摄于李纯阳的威严,要么就是此地有阵法之类的东西,屏蔽了其他生物对此地灵气的感知。

苏生认为,恐怕两者都有,因为,再如何完美的阵法,都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肯定会有疏漏,而出现疏漏过后,就需要强大的武力来镇压了。

嗖——

空中拉出一道残影,李纯阳回到了院中,见苏生在外面,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他们俩呢?”

“醉了,正趴在桌上睡觉呢。”

苏生解释道,不过目光却放在李纯阳手中的酒瓶上,瓶中,是一种绿色的液体,瓶口处,隐隐有一股清新浓郁的酒香传出,是果酒。

“扶到客房里面吧,我这儿别看温度不低,但实际上湿气很重,不盖被子还是会着凉。”

李纯阳想了一下,往里屋走去。

裸肩纱裙美丽少女袅袅婷婷

”这老头,还挺细心的。“

苏生心中一动,也跟着走了进去。然后李纯阳扶起王大锤,苏生抱起王小小,来到了两处偏房之中。

偏房就是客房,虽然一直没有客人来,但却依然打扫得很干净,看得出来,李纯阳是一个很讲究的人。

”我们出去说!“

把两人安顿好,李纯阳又找了两个小瓦罐,将刚刚弄到的猴儿酒一分为二,递给苏生一罐。

“好!”

客随主便,苏生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刚刚有两个普通人在场,很多事都不好说,现在两人休息去了,就该谈正事了。

“是我上次给小锤子家做的那块牌匾出卖了我吧?”

李纯阳隐居多年,在修行界几乎也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修炼界基本上没人知道他,而苏生是王大锤带来的,所以他自然能够想到,肯定是那块关注了自己剑意的牌匾出了问题。

“嗯,小子正是因为发现了那牌匾,才知道在这深山之中,竟然还隐居有前辈这样的绝世高手。”

苏生点头,他对李纯阳好奇得很,毕竟这是一位有可能完不逊色于他,甚至要强于他的高手,最重要的是,他隐居山中,默默无名,背后没什么势力。

要知道,修炼一途,想要攀上高峰,财侣法地,缺一不可,而这些东西,就连很多大势力都凑不齐,但李纯阳独自一人,却能有如此成就,就不得不让人佩服了。

“狗屁的绝世高手,老道就是一个闲云野鹤的穷道士罢了。”

李纯阳摇头,显然对绝世高手的称号噗之一鼻,到了他这个境界,对这类的推崇夸赞已经完免疫。

“你身上有行伍的气质,不知道代表的是那一方的势力。”

李纯阳虽然不问世事,但对修炼界的情况还是大致知道的。

百变不离其宗,不过历史怎么变幻,修炼界肯定在大体上分成两派,那就是朝廷一派,比如说古代的悬镜司、锦衣卫之类,再有就就是江湖一派,也就是独立的门派世家。

虽然从苏生身上的气质来看,李纯阳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但是还是得再确认一下才行,对人说人话,和鬼说鬼话,不管做什么事情什么决定,都必须得先摸清对方的来路,这样才能够做出最好的应对。

“朝廷!”

“那你这次进山的目的?”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我现在就在汉东,汉东边上出了一位王者,我自然得来拜访一下。”

苏生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同时他也在套李纯阳的话,看看其到底是什么修为。

“哈哈,王者,天地异变,我这一脉已经有两代没有出过真正的王者了,来,喝酒,这可是千金难求的百果酿,山外面肯定是寻不到的。”

对于苏生的坦诚,李纯阳很是满意,这种行事风格很和他的胃口,是什么目的就是什么目的,遮遮掩掩的,反而让人觉得你不够坦荡,心怀不轨。

“好,喝酒。”

苏生拿起罐子灌了一口,数种果子的清香加上不浓不淡的酒味,喝起来别有一番感觉,不过最让苏生感觉到满意的是,这酒中灵气十足,几乎比不当初他为了引气入体,让楚中天从天剑宗内拿出来的天材地宝中的灵气少。

这就有点吓人了,那些天材地宝是多珍贵的东西,也就天剑宗的核心弟子在有大功劳在身的情况下,才能够得到一二,而现在,李纯阳随手拿出来的酒,就有如此效果,当真是财大气粗。

“好酒,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山中野酿,猴儿酒?”

家学渊博,又得到过神农白草经的苏生自然一下子就分辨出这种奇物,其实在上古时期,天地灵气浓郁,山中野猴有灵智的不少,所以这类猴儿酒也是不少,甚至还有宗门专门驯养猴群,在荒野之中为自己酿酒。

不过后来天地大变,灵气消退,猴儿也渐渐的不再那么聪明,猴儿酒自然就难以寻到了。

也曾有人试图通过学习猴儿的酿酒方式来人为酿造,不过到底是东施效颦,学不到真传,而且还经常弄出毒酒来,最后也只好作罢。

一口酒下去,苏生原本因为这段时间的忙碌而有些疲惫的身体一下子就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好眼光,这确实是后山的一群猴儿酿造的,怎样,这味道不错吧。”

碰到了识货的人,李纯阳也特别高兴,好东西就要和别人分享,不过,必须得是识货之人,不然的话就是对牛弹琴了。

“不错,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尝,山外的茅台和这酒比起来,完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对了,道长,我看山中灵物不少,甚至不少野物都开启了不弱的灵智,不知是何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