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弓弦声响,一支箭射进被孩子指的人的脖子。

勃利人又一阵骚动,想要反抗,却不敢。

“他们三个,把我们的两个人给用棒子活活打死了,还把我那什么了。”

一个女人站出来,选中了三个人。

那三个人转身就跑,嗖嗖嗖,三支箭飞出去,命中后心。

勃利部的人这下愤怒减少,恐惧增加。

他们终于发现,这群唐兵的箭太准了,不是一般的军队。

“他,他把我兄长的腿砍断,我大兄没活下来。”

一个二十来岁人拿过旁边人的横刀走过去。

对方怒目圆睁,张弓、搭箭、一条胳膊中箭、一条腿中箭,弓扔、人跪。

二十多岁的人走过去,用刀猛砍,溅一脸血。

一个接一个人被指出来,一个又一个被杀。

强调性感

三十一个人,整整三十一个人勃利部的人被杀。

曾经他们怎么让被他们抓住的大唐眼睁睁看着身边人被杀的,现在他们就怎样看着自己人被杀。

“好了,谈买卖,把我们的人赎回去,告诉他们,我们是长安城东灞水李家庄子的人,随时等他们报复。”

李印见没有人继续站出来指认,对巴察尔查说。

“爹、娘,有人给你们报仇啦~!”刚才的孩子哇一声哭出来。

一时间哭声响成一片,刚才喊着被三个人那啥了的女人,几步跑到一个庄户的身边,伸手要夺刀。

“傻呀?这个时候寻死作甚?人都死了,知道这次过来我们花了多少钱?你死了,谁赔偿钱?

告诉你们,现在你们是我们花钱买的,要给我们干足够多的活才行。”

庄户稍微使使劲,另一手抓住女人的肩膀,跟女人讲道理。

来之前东主说了,有人想寻死,不行。

女人愣了,过了几息,才出声:“不是直接让我们走?”

“想啥美事儿呢?跟着队伍,一起回去。还有你们。”庄户说着看向其他人。

大唐人有的点头,有的发呆。

“行,我愿意给你们当奴隶。”一个四十来岁的人表态。

“奴隶?我家庄子大唐人的奴隶可不是你想当就当的,回去再说。”庄户居然不答应。

李家庄子的奴隶待遇太好了,可以随便出庄子溜达,还给零花钱。

哪家的奴隶有这好事情?

另一边,巴察尔查跟对方的头领说要用商品交换大唐人的问题。

勃利部的首领发懵,愤怒、无奈、不解。

明明可以直接把人带走,还换什么?

“来,看看这个肥皂,洗手洗脸的时候……”

巴察尔查倒是热情起来,似乎刚刚发生的事情与现在的交易无关。

死了亲人的勃利部的人抱着亲人的尸体在哭,没参与欺负大唐人的勃利部的人心情复杂。

自己的人被杀,难过。

当初自己的人杀大唐人的时候,大唐人不难过?

之后呢?死了亲人的自己部族的报仇不?报仇大唐还杀。

“正好你们也用香皂洗洗,旁边河,别想着投河,我们羽林飞骑水性好着呢。”

李印拿过来几块香皂,交给自己的二百二十五个人。

大家男人和女人分开一段距离,小心地把新衣服脱下来,在河边用香皂清洗。

巴察尔查也在演示,他对于被杀的人没什么感觉,包括失去亲人的那些人。

契丹内部也斗争,各部落拼杀,杀来杀去,习惯了。

有的把对方的家大人给杀死,孩子带在身边当儿子养。

把对方的男人杀死,连女人和孩子一起养。

对于他们来讲,没有什么对错,活下去才重要。

他就看上了刚才死了男人的几个女人和孩子,琢磨着是不是变成自己的。

结果队伍里有学习班的人先出手了,他们过去告诉死了亲人的人,他们愿意帮着给埋了,然后带着没了顶梁柱的家人一起生活。

对方居然答应了,刚刚死了亲人,马上就开始考虑能不能活下去的事情。

大家一起帮着把三十一个人给埋了,一共二十六个家庭,被二十六个学习班的人分了。

那些人将会跟着他们回到自己的部落,成为家中的一份子。

“一个人换三块肥皂和一块香皂,再加一斤绿茶的茶叶。

你是头领,刚刚你很配合,送你一个煤油灯,没有油了,以后用东西和李家庄子换。”

巴察尔查让勃利部的人看完肥皂和香皂的神奇之后,开出价格。

又拿过来一个煤油灯和一桶煤油,他教对方怎么点燃,如何调整亮度。

首领看着,提价:“三块肥皂,两块香皂,三斤茶叶。”

“最多两斤茶叶。”巴察尔查换价。

“好。”头领答应了,双方成交。

转过头,他压低声音:“你也是我们契丹人,为什么帮大唐人?”

“因为大唐能让我们过上好日子,我们打不过大唐。”巴察尔查学习的效果显现出来。

“他们是哪的人?”首领似乎还想报复。

“羽林飞骑,大唐皇帝私军,一人三骑,天天训练,顿顿吃肉,兵器是最好的。”

巴察尔查说出来羽林飞骑的身份,报复吧,你们能打过羽林飞骑?

“另一些李家庄子的人呢?”首领居然记住了,而且他其实会说大唐话。

“比羽林飞骑还可怕的存在,庄子的东主会飞,能在几百步外杀人,想抓活的就抓活的。”

巴察尔查说李易的时候,眼中带着敬畏的神色。

“默啜死了,契丹怎么办?”首领经过今天的事情后,不知道未来会如何。

“和李家庄子和大唐好好做买卖,千万不能再打了,大唐变得厉害了。”

巴察尔查倒是有了坚定的想法,李东主人不错。

说是愿意帮助契丹,一直也是那么做的。

那边的二十二十五个人洗完了,衣服穿在身上,有的地方湿着,头发也湿着。

不过天热,一会儿就能干。

那个想要自杀的女人,经过清洗,露出干净的容貌,居然是所有人中最漂亮的。

大家拎着水桶回来,坐在那里把脚上的沙子冲下去,等着干了好穿鞋,他们很长时间没穿鞋了。

他们只要一个自己编双草鞋穿,保证被勃利部的人给抢去。

现在地里的麦子早收了,种了高粱,但是没种大豆。

他们担心种了大豆,勃利部的契丹又要让他们做豆腐。

整天干活,累呀。

对他们来说,就是每天活着,没有未来,尽量别给自己找麻烦。

没想到的是今天遇到了神奇的事情,还有一支神奇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