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军团跃入传送门后,费舍尔眼前一白,就在他下意识捏起一团灵能火焰的时候,他原本浮空的双脚踩在了柔软的草地上。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现牛羊,出现在费舍尔面前的不再是巨构,奇观,也没有连接天地的璀璨光束,而是一片吹拂着清风的翠绿草原。

“你们的出现很突兀!”

在费舍尔打量着远方的壮丽景色时,一个带点电音的女声从他身后传出,接着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贴身长裙,两个耳朵旁还有宽大装饰的先行者女性飘到了他的面前。

“人类,但又不是我所等待的人类,你们来自何方?”

“你好,智库馆长!”费舍尔还是不太适应看着比自己高好几个头的人说话,不过他还是保持着自己的礼貌。

“我来自另外的世界!是一名穿梭在各个世界的旅行者兼垃圾回收商兼宇宙雇佣兵!你可以称呼我史蒂夫罗杰斯!”费舍尔脸不红,心不跳,张口就来。

“另一个世界?有趣,曾经大架构师(也是先行者的高级领导人之一)曾经提出过类似的设想!不过你怎么证明呢?”

“很简单,我知道你,或者说是你的本体为了阻止宣教士的计划,归复者应该距离这里不远了,而宣教士,也快苏醒了!时间已经不再是人类的盟友了,这一次,满怀怒火的宣教士会将所有的人类彻底加密!”

“所有的一切,都是历史文明的必然发展!也是必然的选择!那你又来此要干什么呢?”

“我来帮助文明选择一下!”费舍尔找了块地皮坐下,然后叼着根草,“不论如何,人类已经注定成为了衣钵传承者,未来终究是他们!进化的道路也是由他们自己所选择,说白了,就是我不爽宣教士很久了,特意来帮归复者助拳,顺便看看有没有二手星舰要回收!如果没有的话,别的什么也都可以,其实我的世界也面临着强敌,所以我也希望能在穿梭世界的同时,获得一些可以帮助我们对抗敌人的东西!”

“我明白了!”智库馆长抬手一招,一道流光凝结在她手上,最后变成了一块数据芯片。

古典的魅力

“这是一些过去先行者关于智仆的资料,应该对你们有所帮助!不过我很好奇,你们有什么手段,可以对抗宣教士!”

“这个自然有我们的手段,不过这份资料?”费舍尔话音未落,突然脚下一阵震动,接着一道肉眼可见的黄色脉冲划过整个世界。

“他要醒了,这是给你的第一个任务,带着归复者来到这里!”说罢,智库馆长手一挥,费舍尔只觉得一阵光芒将自己托起,随后送入了远处开启的传送门里。

………………………………………………………………

“情况如何?”握着芯片的费舍尔带着在静滞空间呆了许久的军团回到了营地。

“那股强烈的脉冲已经出现了数次,不过我们的设备对于这脉冲出现的状况一点反应都没有!”

“毕竟有代差,不稀奇!”费舍尔到也没在意,宣教士估计看自己这些人也就是当个屁,人家在意的就只有unsc最牛逼的男人,斯巴达战士约翰117而已,现在也只是在用脉冲在扫描远方而已。

“传感器有收获吗?按理来说,待会我们应该就能看到天上掉下一堆星舰了!”

“没有,我们在星球上空投放的深空探测器没有反应!”

“继续检测!”费舍尔可知道宣教士起床之后干了什么事,一整支星盟舰队都被他用重力井拉了下来,还送了半截unsc的卡级护卫舰航向黎明号,对于财大气粗的星盟残党和unsc来说,这些损失不算什么,但对于阿特拉斯来说,这可就是宝库了。

尤其是费舍尔还记得航向黎明号上应该还有没打完的亥伯龙神核弹,要知道unsc的核弹武器和大家平时说的核弹已经基本上达到了天花板的级别,因为人类手里也除了mac炮以外也没什么别的大杀器,所以就在核弹上玩出了花,起爆当量都是以兆吨算的,而且体积也非常小,最夸张的要属一种叫做新星的核武器,它由9个核弹头组成,威力可以一口气爆掉一个星球以及轨道上的防卫舰队,unsc曾经用着这玩意报销了半个星盟的主力舰队。

还有星盟战舰上的各种离子武器和设备系统,反正这些星盟残党也是要被宣教士给控制的,那他们的飞船什么的,就自然不能放过了。

“继续检测,能不能一波梭哈可全就看这把了!”费舍尔也知道凭借自己目前手头的力量,想搞定星盟舰队肯定不行,但只要这个星球上打起来,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引开后,他也就可以顺势增兵了!

在地上苦苦等待了两天后,深空探测器终于发来了警报,数量庞大的重力反应出现在星球外。

随着跃迁滑流通道(光环中的超空间飞行手段)开启,大量的外星飞船纷纷被拖出通道,然后重力井的作用落向星球内部。

而在众多坠落的战舰中,一艘棱角分明,舰身是银灰色的半截星舰尤为显眼。

这半截飞船在落下时还在被周遭的星盟战舰围殴,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它落下的区域偏离了不少,距离星盟战舰坠落区差不多有几十公里。

“长官,时空桥已经组装完毕!”在战舰下落的同时,费舍尔这边的准备工作也完成了。

“激活控制柱!”

随着数台方舟反应堆将能源输送到能量柱后,一丝扭曲,而又不断颤抖的不明裂缝从空气中凸显出来,随着能源输出功率的不断加大,滋滋的电火花也从控制权中飞出,不过裂缝也扩张成了一面朦胧的光幕,就像水面一般起伏不定。

当光幕填满整个山谷后,便不再扩张,而是趋于稳定,直到两小时后,一台有着阿特拉斯标记的无人机探头探脑的从光幕里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