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光雨烂漫。

逍初天域的八位人物自幻境光雨内步出,他们双目如电,凌厉的在灵神净土天空中扫视,眼底满是轻蔑。

只因。

天骄盛会开启足有两个时辰了,可灵神天域竟然还没有展开十域榜,这说明灵神天域找不到十个天域战绩的人物。

对于其他天域来说,简直不可想象。

这要多弱啊!

逍初天域虽然不及一些强势天域,但早在一个时辰前便展开了十域榜,一些顶级天骄皆跨域,只不过那些天骄不曾跨域到此而已。

逍初天域的八位人物本想以同等姿态挑战灵神天域的天骄们,可如今则完没必要,他们的眼睛越来越高,他们俯视灵神天域。

“灵神天域这么弱了吗?”

那为首的神帝轻蔑的笑道:“好像我们来错了地方!”

蔑视!

那就进行到底!

电眼萌娃白衣翩翩尽显娇媚

不过,从灵神天域天骄们的神态来说,此前应该没有其他天域的人物跨域而来,虽说镇压这种天域,天域战绩增加的并不多,但这可是最弱的天域啊。

“本座乃逍初天域雨山宗天骄徐动,灵神天域的至尊皆可来战!”

那逍初天域八位人物中飞出一位人物,乃是国字脸,其貌不扬,但那散发出的气势则一点都不弱。

究极至尊!

正因这般,他才敢挑战灵神天域的至尊。

“好像是蔑视?”

神烈磨爪子了,区区一位至尊都敢在它面前叫嚣?

不知死活?

但。

凌风还是将其摁住了,徐动叫嚣并非没有道理,实力的确不弱,可以说是强劲,即便放在灵神天域都是不可多得的天骄。

凌风并不急于让神烈动手,灵神天域可不只是他们啊。

逍初天域八位人物跨域而来,自然惊动了灵神天域众天骄,他们眼睛投了过来,盯着逍初天域的天骄。

然而。

人们都没有急于表现,颇有冷眼旁观的味道。

“呵呵,灵神天域这么弱了吗?竟然没有一人敢出列?”徐动眼底的蔑视更强烈了,他说道:“据闻灵神天域有八灵神,可敢出战?”

“哼,还真够嚣张的!”

一个声音响起,来自八大古势力,徐动点名了,他们如何还坐得住?

自洞天内飞出一人,乃是一位中年男子,他双目如电,极其凌厉,眉宇如刀,气势若阳,显得极其阳刚。

“我乃洞天灵神谷雨,今日来斩你!”

“不错,至少还有一个人物敢出面!”

徐动盯着谷雨,脸上尽是笑意,虽然对方不弱,但他更强。

“放马过来!”

“斩你!”

轰隆!

一场大战于净土内燃爆,这也是天骄盛会开启后,灵神天域的第一战,整个灵神天域的武修都在看着。

这场决战相当激烈,打出天地颤动,万物枯竭。

可惜。

洞天灵神还是令人失望了,虽然同为究极天尊,但敢跨域而来,怎么会没有两把刷子?

激战半晌,徐动便绽放出令人窒息的至尊天威,将洞天灵神彻底镇压,一击斩掉。

陨落!

悲剧!

这就是灵神天域的第一战。

不得不说,上届洞天灵神谷雨展开了一个相当不乐观的开局,将满是心胸壮志的灵神天骄们浇了一盆冷水。

即便是那些不曾进入净土内的武修们都忍不住皱了皱眉。

开局对于一座天域来说相当重要。

那是对天骄们士气的激励,是战场鼓声,非同一般。

可上届洞天灵神做了什么?

“没本事就别逞强!”

许多人表示不满,对方跨域而来,洞天灵神就交出了这个一个答卷?

“洞天灵神真是一届不如一届了!”

“简直没脸看啊!”

洞天各大武修脸色难堪,那一道道声音就如同巴掌一般抽在他们脸上。

脸不痛,但心痛。

“逍初天域雨山宗极其不弱,那徐动应该是第一天骄!”洞天武修努力解释道。

“呵呵,我们不知道?”

虚天门的一位人物讥讽道:“没有实力,还要逞强?”

“……”

洞天武修们张张嘴竟不知道如何驳斥。

说到底,开局不利皆因洞天灵神。

如果不是其逞强出面,那自然有人会出面解决徐动。

“你这只鸟很不同啊。”

喧天神帝笑呵呵的打量着神烈,虽然很虚弱,但神烈表现出强烈的战意,竟然没有将徐动放在眼里,这着实让喧天神帝看不透。

因为以他的实力竟然看不透神烈的虚实。

“这只鸟就爱出风头!”

凌风笑了笑,说道:“有时候太过耀眼并不是什么好事,我要拦着点。”

“它可镇压徐动?”喧天神帝背后一位人物双目闪烁问道。

“哼,区区渣渣亦敢在本座面前叫嚣?”

神烈相当霸道的说道:“分分钟将其打成土狗!”

“……”

人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些人物忍不住掩嘴,这只鸟还真是与众不同。

但。

人们还真不觉得神烈能够镇压徐动,因为从其进入神天域,就不曾真正展现过实力。

凌风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神烈本就不弱,经历了一场折磨,又得万物始气、万物树以及始气天魂滋润,这只鸟早已不同了。

凌风在晋阶,神烈可一点都没有落下。

“下一个是谁?”

徐动目视灵神天域,双目更显狂烈,因为一般的天域应对跨域而来的人物皆要出最强天骄,否则第一场就被打得颜面尽丧,这简直是对整个天域的侮辱啊。

只要镇压了第一人,那后面就容易解决了。

“我来斩你!”

一人飞出,气势如虹,宛若燃烧一般。

可那燃烧出的烈焰却极其寒凉,可深入血骨,令人颤栗。

雪山灵神!

应对跨域而来的天骄,第一场胜利极其重要,徐动点名八灵神,要是他们镇压不了徐动,那八大古势力颜面就要尽丧了。

雪山灵神不得不出面。

“来战!”

徐动轻蔑的说道。

“杀!”

这一刻,雪山灵神表现出无匹的战斗力,如同天兽一般冲向了徐动,展开了一场生死决战。

最终。

雪山灵神以重伤的代价,将徐动镇压,直接击毙。

“这就是叫嚣灵神天域的下场!”

雪山灵神踉跄而回,虽然伤势不轻,但只是虚身,并不影响。

但。

他摘下了灵神天域第一场胜利。

“雪山灵神!”

雪山武修第一个跳出来支持,满是激动,并不是每个人物都有这般实力的。

雪山灵神这一战对于灵神天域意义非凡。

自古,人们能够记得的都是第一胜、第一败,谁会记得第二胜?

“很不错!”

这一刻,虚天门、海神门等人都流露出笑意,虽然出风头的是雪山灵神,但现在他们同气连枝,不分彼此。

“呵呵,区区一场小胜就令你们激动成这个模样?”

一道声音轻飘飘的飞落下来,那是一位青年,双目炯炯有神,眼底却非常淡然。

他排众而出,竟是让那为首的人物都不禁让开了一步。

“雨山宗晴空,请赐教!”

晴空缓缓飞来,不苟言笑,但亦满是蔑视。

灵神天域这些白痴莫非以为徐动是雨山宗第一天骄?

“嘿嘿,这个我喜欢,让我来!”

一道声音在虚空上炸响,令得四方众神皆变色。

只因,那开口的乃是凌风。

“这个妖孽!”许多人都咧嘴。

“咳咳,这位道兄只怕是误解了。”逍初天域为首的神帝瞬间飞出,满脸含笑道:“晴空所说的乃是至尊赐教,而非神帝。”

凌风在开口时,便展现出了强大的气势。

要是逍初天域的神帝还不出面,那就真的找死了。

至尊战神帝,除非晴空能逆天!

最重要的是晴空要战的还是号称第一至尊的妖孽,那不是找死,那是找活埋。

“哦,那说的清楚一点啊!”

凌风意兴阑珊的说道:“害得我空欢喜一场!”

“神帝们,也并非不可领教!”

晴空冷然说道,还真不惧凌风。

“晴空,莫要胡说!”

那为首的神帝立刻呵斥道:“我雨山宗晴空只战至尊!”

虽说灵神天域很弱,但神帝亦不可蔑视,即便是晴空想要战神帝,风险还是很大,一旦落败,便是出局。

晴空没必要逞强。

“哦,我还以为他是最有种的男人呢。”凌风笑了笑,说道:“灵神天域最强八灵神,皆可赐教,希望你们雨山宗那位晴空抗揍一点。”

“呵呵,我倒是希望你们更抗揍一点!”雨山宗有人撇嘴道。

“八灵神上吧!”

凌风对八大古势力努努嘴。

八大古势力众天骄真想把凌风活活掐死。

那晴空明显不对劲,可以让神帝都这般维护,实力非同小可,八灵神又不是凌风那个妖孽,对上晴空胜负还真未可知。

他们有时候恶毒的想:如果凌风未曾晋阶神帝,那此刻局面就稳如老狗了吧?

“上吧!”

上届六灵神不得不出面,可结果却令人吃惊,那晴空表现出无敌战力,横扫场,六灵神竟被镇压。

什么是颜面扫地?

这就是!

一直以来,人们对于八灵神的印象都是无敌的,直到凌风出现,才打破了人们的幻想,可那是天空之域认可的第一天尊、第一至尊啊。可此刻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