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这是不是太多了点?

半山洞的干果,这得吃多久啊?

这人不会是想要找果子,才钻进血色山林里面去的吧?

想到这个可能,紫殊的嘴角微抽。

世人千千万,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啊?

不过,不管这人是怎么死的。

现在这个空间袋都是她的了,这些干果也都是她的了。

想到这里,紫殊转头看向一旁的风,笑着问道:“风叔,这些干果部落的孩子们肯定喜欢吃,你要不要分一些?”

风在将手里的干果吃了之后,就对眼前的这一些干果不感兴趣了。

不过,听到紫殊的话,想到家里的几个小儿子,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也分一些吧。”

他说着,就收了一些到空间袋里面。

紫殊在他收完之后,就将山洞里面的干果,都收进了炉子空间里面。

白嫩瓜子脸美女吊带格子裙露粉颈藕臂户外野餐图片

顺便,还将烛龙战刀,从炉子空间里面拿出来,放在了空间袋里面。

顺手,将身边的铁木弓也收了进去。

两天之后,风和紫殊,就来到了距离星月湖不远的落脚山洞。

因为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两人过来之后,还动手将山洞收拾了一翻。

“时间还早,你空间里面的凶兽肉不多了吧?我们去补充一些。”风开口问道。

紫殊将灵识探入炉子空间里面,扫了一圈之后,抬头说道:“应该还能坚持五六天。”

这也就是啾啾这三天都在睡觉,要不然,这些凶兽肉早没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啾啾要是没有沉睡,他们两天前应该就到了。

“走吧,去狩猎。”

两人出了山洞,风根据地上的痕迹,一刻钟之后,就找到了一群巨蹄兔。

这群巨蹄兔大概有两百只左右,一追上它们,风就直接打了一个手势。

“小荆,团成球。”

紫殊将小荆从左手腕上扒拉了下来,托在右手心中。

小荆闻言,荆条缠绕,很快就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藤球。

紫殊朝着风点了点头,从树后走了出去,后退一步,侧身抬手,将手中的红色藤球抛了出去。

嗖的一声,红色的藤球横空飞出去两千多米,啪的一声,落在了这群巨蹄兔的中间,还弹跳了几下。

巨蹄兔听到声音,顿时都停下了动作,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嗖嗖

就在这个时候,两只乌金箭,横空射来。

噗噗两声,两只初级的巨蹄兔,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一瞬间,所有的巨蹄兔的注意力,都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

小荆的这些巨蹄兔转移视线的一瞬间,荆条散快,根系扎入地下,眨眼间,无数手臂粗的荆条见风就涨,嗖嗖嗖的朝着这群巨蹄兔抽了过去。

顿时,附近二十多只巨蹄兔,就被荆条抽翻。

紫殊在将小荆扔出去之后,左手一翻,铁木弓就出现在了手中,反手抽出两箭,抬手,就朝着巨蹄兔群射了过去。

风在紫殊从树后走出的一瞬间,他就开始开始拉弓射箭了。

嗖嗖嗖嗖

嗖嗖嗖嗖

嗖嗖嗖嗖

两人四箭,两息之间,又有12只巨蹄兔被乌金箭射中倒地。

看到同伴不断的倒下,加上小荆中级凶兽的气息压过来,其他的巨蹄兔心中惊慌,顿时,迈开四蹄,就开始四散开逃。

嗖嗖嗖嗖

紫殊和风分别又各自抽出两只乌金箭射出之后,就都收起铁木弓。

紫殊翻手,烛龙战刀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身影一晃,就朝着巨蹄兔逃跑的方向追去。

一只正在逃跑的巨蹄兔,只觉眼前一花,接着脖子一痛,冲出去十几米远之后,砰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我怎么会死的?

风在紫殊冲出去的同时,也戴上拳套,人影几个晃动间,就追上了一只逃跑的巨蹄兔。

砰的一声,风一拳轰在这只巨蹄兔的脑侧。

砰砰砰,又是连续三拳打在了同一个地方。

顿时,巨蹄兔脑袋被砸开了花,砰的一声,侧倒在了地上。

半刻钟之后,两人加上小荆一共弄死了一百多只巨蹄兔。

晚上,紫殊去水潭里面钓了半桶的箭鱼回来熬汤。

再次喝到浓浓的箭鱼汤,鲜美的滋味,让紫殊的双目都微眯了起来。

一晃两天时间过去了。

在来到山洞的第二天,风就带着紫殊出去布置了几个陷阱,之后每

天早晚两人出去查看一下陷阱,捡几只猎物回来,其他时间,紫殊都是在山洞外面修炼武技。

风这趟出来就是保护紫殊的,紫殊修炼武技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烤肉,弄吃的,顺便警戒。

应紫殊的要求,风还炒了一锅干果出来,收在空间袋里面。

原虎等人赶了几天的路,终于到达了星月湖了。

九人还未到山洞,远远的就看到山洞前方有人影在晃动。

“那人是不是紫殊啊?我记得我们出来的时候,紫殊还在部落里面吧。”原虎抬手擦了擦眼睛,说道。

“是紫殊,咦,又出来一个人,是风叔。快,我们过去。”原鹿看到风从山洞里面出来,就招呼大家加快了脚步,朝着山洞跑了过来。

紫殊手中的战刀飞舞,身影不断的变化,突然她的耳朵动了动,收刀,转身朝着朝着右手边看了过来。

当她看到原虎等人的时候,脸上就露出了笑意,“原虎大哥,你们这次过来这边狩猎啊?”

原虎几人快步走了过来,几人先是看向一旁正在烤肉的风,喊道:“风叔。”

“嗯,你们也来了。”风点了点头,应道。

原鹿开口解释道:“队长去了郡城,我们就过来这边了,听迅小队的人说,他们这次要去下游。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过来了?我记得,我们出来的时候,紫殊,你还在部落里面。

一路上我们也没有看到你们,难道你们是走的近路过来?”

“我和风叔是坐啾啾过来的。”紫殊解释道。

“哦,原来是啾啾啊。”原鹿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羡慕之色。

“紫殊,你们过来也是狩猎的吧?要不和我们组队吧,还是谁杀的归谁?”原虎看了一眼旁边烤肉的风,邀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