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中空无一人,最前方只摆放着的几张檀木香雕椅。

嘎吱,伴随着一声吱呀声,房门缓缓开启。清丽的光芒,从外方洒进,照耀在大殿之中。

一道身影将门轻轻掩上,缓步踏入房内,停了下来,再也没有了动静。

大殿也没有因突然多出一人而多了那些生气,依旧阴沉压抑。

这道身影突然发现了什么,眉头微微皱起。

地面上散落着斑斑血迹,一点滴滴,多如一块。这些血是什么血?身影观察了许久,才确定这是人的血迹。

他推定,这屋内中曾经死过人,而且不止一位。这里是仙门之地,为何会有如此之地?那人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目闪烁。

这个人便是楚程了。他就在刚才被一名内门弟子引领到了这座房中,说是夏长老正在里面等候,但这里分明无人。

“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区域都设有赏罚殿,看来这里就是刑罚殿了,但究竟为何会让我来此地?还有这执法殿究竟惩杀了多少犯事弟子?”楚程喃喃,又继续思绪起来。

“按道理只有犯事的弟子才会被带到这,但我刚来落云宗不久,一条门规也未犯过,就是那条不能在溪中洗澡的这种规定也没做。”

“难道是因为打伤了墨迹?难道跟其他宗门的人打了一架也要受到处罚?”楚程马上把这条给扔到一边了,当时欧阳修都没说些什么,那肯定就不是这个了。

四仙门虽都为正道,但各门派之间也会发生一些摩擦,所以还是经常有各门派弟子中的打斗。

王祉萱纯真又清雅

高层门也会睁一眼闭着一眼,这也能磨炼门下弟子。如果涉及到了门中利益,就算高层也会出手与其他仙门高层打斗。

楚程神色平静,双手背立在后,静静等待。

过了一炷香之后。屋中依旧不见人影。

楚程神色依然平静,谁也看不出他此刻的想法。但在内心却十万头蚂蚁爬锅。

这到底是什么事情,叫他来这种地方作甚,别看他见到地上的血迹也不惊怕,而是他不能露出什么胆怯之情,更是要装成区区死了几万人算啥?老子见过更多的!

这是楚程前世装逼的最高境界,出门在外难免遇到什么牛人,但只要装作很淡然的样子,对方就肯定会有所顾忌。就比如一个官二代说自己老爸是县长,你就要摆出一副县长算什么?要一副我舅的人是市委,外公是省委的架势。

楚程敢肯定,一定有人在屋里监视自己,隐隐约约觉得屋内有双眼睛看着他。

“不会吧?难道知道我身上有香烟?”楚程心底暗道,但马上否定了,自己从来没有在外拿出过香烟,就算拿出别人也不知是什么吧?

心里这么想着,楚程就放心不少,暗道自己太一惊一乍了。

这也不怪他,换做任何外门弟子来到刑罚殿,早就心惊胆战了。这里可是号称进去不死也脱层皮的地方。

“看来夏长老临时有事,我明天再来好吧,想必以夏长老的宽宏打量,也不会怪我什么。”

楚程想了想,嘀咕了一声转身就走。

“你…就是楚程?”

就在这时,屋里终于响起了一道声音。

楚程内心一笑,说出要走就是逼出这夏长老,脸上却十分惶恐,似乎听到了这声音就跟遇到了鬼一样。

“急急如律令!妖魔鬼怪快给本大爷退散!”说完,拿出一张破损的符箓,一副临阵大敌的模样。

“呵呵,你这小家伙倒有意思,老夫便是夏飞舟。”这声音近在咫尺,传进楚程的耳朵里。

楚程心里冷笑,他自然知道这是夏长老的声音。

“夏长老,我怎么没看见您?”楚程四周环顾,的确没有见到。

“老夫已经看了你很久了。”夏长老幽幽道。

楚程心中一惊,果然他的直觉没错,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看,但为何要一直看他?难道这夏长老有龙阳之好,看他俊俏有想法?

一想到这,楚程心里一寒,暗道不妙。

“楚程,老夫一直在这风屏后面。”

“风屏?”楚程一愣,的确看到一个风屏。在他想来,门内长老都是凝液修士,开场都是双手而立,背靠后方。或者坐卧椅子,走过去一看,只见这位夏长老竟在哪里歇躺。

夏长老从风屏后走出,扫视了楚程一眼,淡淡道:“聚气四层,还算不错。”

楚程一愣,这还能看出的自己的修为?这事从来就不知晓的,那当初墨迹怎么会看不出自己修为而轻敌?

他却不知聚气修士当然看不出同阶修为,只有筑基之后,才能隐约看出聚气修士的前中后期,到了凝液就更是明了。

“何时开始的修炼?”夏长舟问道。

“回禀夏长老,弟子从三年前开始修炼。”楚程自然不会直说才过了六个月,这太过惊骇,就连他自己是稀里糊涂的一路四层。是资质好呢?也不是,楚程清楚自己开灵时资质是如何的差,如此迅猛都是因那支烟和夜观月照图。所以一旦让别人知道自己资质奇差,却修炼如此之快,那一定会被怀疑身有异宝。

故而楚程故意延长了三年。

“三年?在黄国那种地方能修炼到聚气三层,且到宗门之地不过几日就到四层,也算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了。”

夏长舟眼睛一眯,又道:“那想必你的灵根一定是极好的了,不知你的灵根是什么?”

“这….”楚程一愣,他哪里知道自己是什么灵根,金木水火土都有对应的颜色,而自己是灰中带黑,难道说自己是灰黑灵根?

“老夫这里有正好有开灵石,你现在就来测一下吧。”不等楚程想好怎么说,夏长舟就已拿出一颗开灵石。

楚程心中一惊,难道真的被知道了?虽不说不知这烟究竟是什么法宝,但就凭那夜观月照图,就能看出必定不凡了,要是就这样被夺走,定是不甘心。

“怎么?”夏长舟冷哼一声,向前一指。

楚程只觉得一股惊人吸力将自己拉扯而去,手碰到了那开灵石上。

哗,开灵石顿时爆出光芒!

楚程此时又惊又怒,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很是无力。

“嗯?”夏长舟一声轻咦。

那股吸力在这一声轻咦中散去,楚程摆脱开来,向后退了一步,待看到开灵时也是一愣。

开灵石中亮着耀眼的光芒,里面的颜色十分鲜艳。颜色像金又深红,如果说出一种颜色那就是赤金。

楚程愣神,明明自己以前是灰色的杂灵根,怎么变成了赤金。

“变异灵根?可如此纯粹的颜色,老夫还是第一次见,果然是百年难见资质。”夏长舟赞叹,猜测应该是火灵根和金灵根的结合,两种本就是向着攻伐,结合起来怕是更加凌厉!

夏长舟盯着楚程,笑道:“楚师侄与紫雁门弟子一战,可用了什么招式。”

重点来了!

“招式?”楚程听言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为招式而来,不是为了他的香烟。

“回禀夏长老,弟子用的是火球术,剑光影和蹦天七式。”

“蹦天七式?”夏长舟听到蹦天七式眼睛一亮,火球术和剑光影只是寻常功法,但那蹦天七式听那弟子描述至少黄级上品功法,很有可能是玄级!他也曾找谢枫过问,确实如此。

所以才叫楚程过来,想拿走这门功法!

玄级功法在落云宗都是镇派之宝,除了太上长老能翻阅外,也就只能历代宗主。如果自己拿到了这门功法,那实力必定大涨!

夏长舟呵呵一笑,等这楚程外出执行任务时,偷偷截杀,夺得功法。一个外门弟子,死了也不会有人注意,就算他那结拜大哥欧阳修,也定然不会想到他的身上。

就算猜测到,欧阳修无凭无据也不能说什么,再说以自己凝液初期巅峰修为还不怕一个小小的核心弟子。

如果是当年的欧阳修,他还会顾忌几分!

夏长舟刚要说话,忽然看到了楚程手中的破损符箓。

“黄级符箓!”夏长舟一愣,死死的盯着楚程的手。过了一会,问道:“楚师侄你这符箓?”

“哦,符箓破损是因为跟那墨迹决斗时,为了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我才收了回来,应该还能再用一次。”楚程疑惑夏长老怎么会对这低级符箓感兴趣了。

夏长舟嘴角一抽,暗道这小子保暴殄天物,黄级下品符箓就能抵挡筑基修士全力一击,中品更是能抵挡筑基大圆满一击,更何况这是黄级上品!而目前四仙门中只有符阵门中的大长老炼制黄级上品符箓。

就在这时,夏长舟似乎见了鬼一样,听到楚程讲了一句话。

“夏长老?你对这符箓有兴趣么?我可以送你一张。”楚程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箓。

夏长舟接过符箓,仔细端详了片刻。果然,这是黄级上品!

“楚师侄,你这符箓从哪而来?”夏长老将符箓收到储物袋,见到楚程脸色平静,丝毫不在乎。

“这符箓啊,是一位前辈送我的。”楚程想了想,又道:“若是夏长老要,等弟子有时间,可以多去要一些。”

“……”夏长舟瞪大眼睛,黄级上品符箓怎么对小子来说就像送果子一样,一送一堆的?难道…

没等夏长舟想完,楚程又道:“对了,夏长老!那蹦天七式也是那前辈那学的。”

“噗!”夏长舟差点噗口水,究竟是什么人?随手送黄级上品符箓和玄级功法。

夏长舟急忙问道:“楚师侄,你说的那位是什么修为?”

此时,楚程想到刚开始这夏长老看待他就像一只小羊羔,随手可捏,装逼心态又升了起来。

“回禀夏长老,弟子不知前辈是何种修为。”

夏长舟刚开始心中盘算起来,听到下句却是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弟子只记得在前往落云宗前一日,那前辈化作一个元神出来找我,说是等我这本蹦天七式前五式学会,就将我收为亲传弟子。”

楚程又补了一句:“弟子说的不对,那应该不是元神出窍,而是一个跟那前辈本体相似的婴儿。”

“噗!”夏长舟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自己刚刚还在盘算怎么找到那人做掉夺取功法,要是去了,就算一百个自己也回不来!元婴….那人必定是元婴修士!就算四仙门所有金丹修士和凝液修士一齐出手,也要被元婴修士翻手而灭!

青州竟有传说中的元婴老怪!但至少已经八百多年未曾出世,而他,竟还把主意打到了元婴大能身上!这真是找死了!

夏长舟暗暗庆幸今日多问了楚程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