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家主深知大女儿实力最强,定可将家族脸面再挣回来,脸色略和,微微点头。

王腾摇头道:“们秦家不断出面干扰,不知情的,还以为我在跟们秦家求婚呢。”

秦凤玲俏脸一红,骂道:“臭小子,敢占我便宜,上次侥幸在我手中走下十招,今天可没这么幸运!”

王腾心知今天不亮出点功夫,难以服众,便脸色一沉道:“那便请风铃小姐赐教。”

忽然但听得外面传来一声喝,道:“是何人。”

一道苍老的声音,道:“这是否黄埔家!”侍卫道:“正是。”那声音道:“那就对了,让开。”

侍卫道:“可有请柬?”那声音道:“没有。”

侍卫道:“今日乃我家主五十岁生日,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没请柬一律不得进入。”

那声音淡笑道:“小小楚国,竟也敢称“有名有脸”,老身来们家,乃们的福气,否则们皇帝亲自来请,老身都不屑一顾,快点让开。”

听到这里,院内人无不吃惊,心想这人好大的口气。

黄埔正和云姨对了一眼,皆眼中浮现一抹骇然…似听出了来人。

侍卫道:“不行。”

蓬松空气感长发清纯美女唯美私房写真

只听砰砰两声,有人晕倒的声音响起!

接着在千百道目光下,只见一个老妪,拄着拐杖,走了进来。

她一袭白衣,仙风道骨,两条白眉头似杨柳,垂到地上,甚是奇特。

“这人是谁?”众人满腹疑团。

老妪眸光打量着四周,轻轻一叹道:“生活在如此落后的环境,真是苦了少主了。”

黄埔家族身为楚国四大王族,所居住的庭院,自是豪华珍贵,众人听这来历不明的老妪,竟说什么“落后”,无不瞠目!

白衣老妪环顾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黄埔正和云姨脸上,淡淡道:“们两个小娃娃,还记得老身吗?”

两人刚才听声音便已猜到是她,见她那两条白色长眉,更心中大震。

黄埔正连忙迎上,弯腰道:“给前辈请安。”又喝道:“来人奉茶,上椅。”

白眉老妪挥手,笑道:“不用客气了,应该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

黄埔正转头道:“敏清,过来。”

敏清见自己的爹爹,竟对这老妪如此畏惧和郑重,不免疑惑,爹似乎见到楚王,也不会这般恭敬吧……

她轻迈莲步,施礼道:“敏清,见到老前辈啦。”声音动听,若清泉簌石。

白眉老妪扶着她,笑道:“好孩子,不用多礼,来,让婆婆看的脸。”

敏清抬头,她仔细端详了半晌,激动的手指发颤,道:“果然是……果然是……与小姐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真美…”

敏清不知她在说什么“小姐”,但知她夸奖自己,脸一红,道:“婆婆过奖了。”

黄埔正笑道:“老前辈,当初嘱托,小子不敢忘记,这十几年来,她一直安好。”又环顾朗声道:“诸位朋友,眼下族中有些私事要处理,请诸位先行回去吧,怠慢之处,改日我再一一拜访赔罪。”

众人皆愕然,心想:“这白眉老妪到底是何方神圣?堂堂楚国四大王族的族长黄埔正,竟跟她自称“小子”?”

秦家主哼道:“黄埔兄,最起码让我知道,她到底是谁。”

白眉老妪淡淡道:“老身若不告诉呢。”

秦家主冷笑道:“可知我是谁?”

白眉老妪笑眯眯道:“我有必要知晓吗。”

秦家主一怒道:“大胆!”

嗡,老妪的拐杖对他轻轻一点,他登时只觉呼吸困难,全身动弹不得!

秦家主似是遇到了世间最恐怖的事,当即拱手,颤声道:“在下不知前辈神通,多有得罪,这就离去。”当下快步走了!

见白眉老妪只是拐杖一点,秦家主晃了晃,便恭敬的承认失败,众人更心头大骇,当下也不敢停留,一个个起身离开!

白眉老妪拉着敏清的手,对黄埔正道:“找个宁静的地方,好好聊聊。”

黄埔正道:“前辈,这边请…”

黄埔敏清回头见王腾还站在那里,云姨知她心意,笑道:“先去,王腾我会帮招待的,”

黄埔敏清道:“云姨,可不许欺负他。”

云姨嫣然笑道:“傻孩子,云姨是那种人吗。”

黄埔敏清这才笑了出来,对王腾道:“等等我。”

王腾微笑点头。

待他们彻底走进大厅。云姨才嫣然笑道:“王腾公子,这边来!”在前面领路。

后院,小桥流水,佳木葱茏,精致的八角亭点缀,下方流水潺潺,锦鲤摆尾!

王腾坐在亭内,清风吹来,心旷神怡。

云姨给他倒了一杯茶,见王腾一直皱眉深思,嫣然道:“是否在想那白眉老妪是谁?”

王腾点头道:“可否方便告知?”

云姨叹道:“她还关乎敏清的来历,以与敏清的关系,告诉也无妨…”

当下便将当年她和黄埔正去外拜佛求子、路遇白眉老妪的事情,说了一遍。

王腾不曾想到,敏清竟不是黄埔家的亲生女儿,吃惊道:“也就是说,白眉老妪,时隔多年找上门来,就是为了敏清…”

心想:“怪不得她见到敏清后,如此激动与亲切…”

喝了一口茶水,王腾沉默不语,心中竟升起了一股不妙的预感。

大概过二个时辰后,但听得脚步声响,婢女恭敬走来,道:“夫人,老爷邀和王腾去一趟前院。”

当王腾再次见到敏清时,却见她双眼红肿,显然哭过,神色茫然,似经历巨大的变故后无法走出来。

白眉老妪拉着敏清的手,对黄埔正和云姨,笑道:“们两个小儿,这些年来承蒙多谢照顾少主,我和少主走了。”

云姨变色,道:“们去哪…”

“回族!”

云姨与敏清,感情甚深,虽早就料到这结局,不禁眼眶一红,看了一眼黄埔正。可黄埔正苦笑摇头,示意她不要多说。

云姨强笑道:“前…辈,刚刚前来,不如在这里歇息两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