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浅薇点燃熏香之后,枕香雾入眠,她一夜没休息,又耗费了太多的灵魂之力,这一觉醒来,都已经到了傍晚。

夕阳如天空的醉颜,晕染着柔和的驼红色。风浅薇睁开惺忪的睡眼,走到窗前,迎面而来的风,吹起她如瀑的长发。

她感觉精神十足,之前的虚弱一扫而空,那个香球之中的香料都已燃烬,只剩下精美的镂空香球。

风浅薇手中握着香球,透过花朵和月亮的纹理,看到了浣纱镇映照着夕阳的长河。

河水微波粼粼,看上去宁静无比。让她惊讶的是萦绕在浣纱镇上的黑云,竟然已经散开了。

之前那令人胆寒的阴冷气息,也已经消失了。

现在的浣纱镇,才终于拨开云雾见曙光。

镇上的老百姓,脸上都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他们从未感觉如此舒坦。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知道浣纱镇变得不一样了。

在风浅薇惊讶的时候,透过镂空香球,可以看到一张放大的俊颜。

“阿浅,既然你这么喜欢这香球,那就留在身边吧!”

云凉泽落在窗外的枝头,见到她对着镂空香球发呆,心情就飞扬了起来。

清纯可爱大眼美女意境唯美醉人写真

“还给你的话,你会收回吗?”

风浅薇回过神问道。

“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不收回,你如果不想要,就丢掉吧!”

云凉泽伸手将一个葫芦丢了过来,风浅薇连忙接住。

“这是你要的老槐树汁液,另外还有这个,我也给你带过来了。”

他着就将储物空间中的东西取了出来,看到那东西,风浅薇嘴角微微一抽。

“我只是让你取点树汁,你怎么把整株老槐树连根挖出来了?”

她感觉自己真不是跟他一个世界的,无法理解他的举动。

“我怕你不够用,你如果不要,我就把它丢掉。”

云凉泽得认真,让风浅薇完无言以对。

“大哥,你赢了。”

风浅薇没见过这样的土豪,这一株老槐树可算得上是宝贝,要是拿去拍卖,绝对有人出高价要买。

只是这株树很危险,没什么人敢靠近,更别连根挖走这么霸气的举动了。

浣纱镇距离龙骧城非常近,又有美丽的河流经过,许多豪门贵族子弟都想在这里买地买房,可惜这地方太邪门,让他们最终只能打消念头。

浣纱镇中人请了很多大师,大家就算看出那槐树是源头,但没人能动得了它。

“这株树,我要了。”

风浅薇不是个浪费的人,尤其是对各种天材地宝没有免疫力。她一再提醒自己不要跟云凉泽太近,但事实上却一再拿人手短。

她就算想跟他撇清关系,似乎都不大可能了。

她不喜欢欠人什么,但欠他的越来越多。

她将老槐树收进水晶灵珠里面,没了这株老槐树,浣纱镇的风水格局就被破解了。

“谢谢。”

风浅薇拿着葫芦,感激地道。

“只是嘴上,太没诚意了。”

云凉泽不满地道,没等风浅薇反应过来,他就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伸手拿过她手中的镂空香球,打开香球,然后扣住了她佩戴的那颗水晶灵珠。

这样看上去,比之前好看多了。

“好了,谢礼我已经自取了,下次主动点,感谢就该用行动表示,才有诚意。”

云凉泽耍流氓耍得义正言辞理直气壮,让风浅薇咬牙切齿。

“信不信我打死你?”***